《牽手》

跟一位長輩聊起她跟丈夫的關係,他們一起都差不多過了半輩子了。

她說:『這陣子他剛退休,心情不怎麼好,脾氣是反覆了,我們很多時候都沒說話。』

聽起來心酸,那麼久的關係,難道都會去到一個分享不了心事的階段嗎?

她再說:『剛開始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怎樣處理。他從來對我都好,就是一個不如意,心情就有點一沉不起,連相處都變得有點不一樣。年輕時去開始這生意也不過是爲頭家,最後生意沒了,彷彿整段青春都白費,這些失落,我懂。』眼簾垂下,再說:『其實沒什麼,生活還是要過的。』

眼簾撥動掀起最響亮的沉默,讓我在空氣裡聽到靜止,聽到關係的糾結,長輩也聽到我內心最大的問題:『然後該怎樣了?』

她卻亮一亮眼說:『別擔心,我們沒事。我們關係的根基打得好,我不會因為他經歷人生的低潮而嫌棄他。都這麼多年了,他每晚還是牽著我手睡的,就算這陣子他心情不好。』

我想起蘇芮的《牽手》。

『因為牽過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所以有了伴的路,今生還要更忙碌。』

牽手這個動作讓人動容,雙手一握緊彷彿就等於定下契約。年輕的我們以為契約裡面寫的盡是甜蜜,然而我們還想像不到甜蜜背後的忙碌。親吻之後隨之而來的不止是體溫,還有著涼之前要趕及拿來的被子;生氣過後不是來分對或錯的辯論,而是能夠將對方的心抱得更緊的諒解。這個諒解包含的可不是雙臂那麼簡單,還有一個願意去學習、滋養智慧和展現溫柔的心。

牽手,牽著的,原來是你、我和我們的三個人生。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