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

有種共存是這樣的:當你們一起走路,你覺得空氣好一點,路好走一點,連腳步也輕鬆一點,最重要的是,心裡更踏實一點。

我記得那時候跟一個朋友的相處。我們在九龍塘上學,相約放學就一起離開。在門口相見,我們沒有真正的目的地,不過我們肯定放學第一件事不是要回家。我們會給對方一個眼神,其中一方隨意地往某一條路起步,然後另一方就會跟著。只要見到有路就走,我們都不在乎究竟要往哪裡去。於是走著走著,我們從九龍塘走到太子道,然後看見彌敦道很長,很想一起繼續一起走,腳都未及告訴腦袋它們累了,我們就朝著尖沙嘴一直走。走到尖沙嘴,腳真的說要停下了,然後我們還是不是想著回家,只是在碼頭一直坐著。那時候剛好是日落,我們看見日落了,天黑了,想到明天還會見面,終於肯說再見。走的路多長不重要,途上沒有說很多話,不過就算沒有說很多話,跟這種人散步,就是會有種被明白的感動。遇上能夠跟你走這麼多路還不投訴的朋友,他還能不明白你嗎?有些友誼,是走路走回來的。能夠跟你這樣走的人,一定是好朋友。這位跟我每天放學散步的人,已經是相知十多年的摯友了。

找朋友要找肯跟你散步的人,找愛人也是。對方追求你時為你走的路就算很長,只要「得到你」這個目的地到了,路就不再走下去了。愛著你還願意跟你走路的人,就是真的可以跟你走下去的人,因為你們相愛時一定不會忘記做彼此的好朋友。

感情,也是走路走回來的。能這樣一起走著,內心踏實,相愛的腳步也一定踏實。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