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幸福》

有時候,我會心痛社會給男人的枷鎖。說得上是枷鎖,因為有很多時候,男人總是沒有辦法很輕易地擁有真正的開通溫柔和自由。

以情感為例,為甚麼男人總是難接受自己軟弱?這是最老生常談的問題。一句『男兒有淚不輕彈』,的確為從前要奮勇打仗的男人注入一種力量。不過在這世代,就算要打仗都是打心理仗,要不輸,最重要的是心靈夠敏銳,包括對自己的感受敏銳。假如一個男孩子從小被教育成為一個不能坦誠面對自己感受的人,那麼他又怎麼會有足夠的時間與機會跟自己的心靈相處?我現在說的不是所有男人,而是比較大多數的男人。我認識的男人當中,能夠對自己和別人都敏銳坦誠的,大部份都是男同志。當然我也見過一些很敏感的直男,不過這些都是一些特別的故事。可能有關他們的身世與行業,也可能有關他們父母的教育是否真正有愛。女人似乎比較容易做到對生命和自己都坦白和敏感,不過我更相信的是,靈魂成長是公平的。無論你擁有什麼荷爾蒙,你也有權利成為一個對一切充滿敏感度,對自己和別人都坦誠快樂的人。

看一個男人如何處理自己對待生命的態度,我總會看到他們都好像為了要達到某一種社會定下的標準而堅持,這個標準有什麼意義,也許連他自己也沒有好好想過。尤其當一個男人成為了父親,下一代像一面鏡子,將他深層對生命的期許與感受都反映出來時,當期許落空,那些失落和憤怒從何而來?

其實,最應該知道這些的是男人自己,因為關於幸福和快樂的答案,就在裏面。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