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協》

你願意妥協多少?這個問題似乎不能就這樣答,因為有太多其他原因要考量,但如果要你就這樣答,你會怎樣答?

一想到妥協,我們就想到委屈。妥協有一種低頭的意味,低頭時,眼光一著地,仿佛連尊嚴都放在地上。假如妥協跟尊嚴放在一起,妥協通常都會輸,因為人的尊嚴太重要。假如我們不將妥協當屈服看,其實妥協是一種智慧。妥協是一種選擇,是知其然而為之,中間牽涉很多權衡,也是退一步海闊天空的變身。最重要的是,妥協一定跟關係有關的。為了大家的關係更好,妥協是很有價值的動作。不經過妥協,雙方不會達成共識。不同單位有不同單位的堅持,這些堅持,在那個單位單方面面對某些事情的時候很有用,但要合作,不經過妥協磨合,大家幾乎不會合作得到。妥協可以從很細微的地方看到。情人間,一方喜歡用鉸剪剪開薯片包裝,另一方喜歡用手沿虛線撕開,只要大家對這種開薯片的神聖儀式有堅持,開薯片那刻也可以是一場戰爭了。有時候對方可以對你有一些過分要求,那些事情對你來說是荒謬的,但大家都需要坐下來聽清楚大家有什麼想法。就當你本來就不是一個很好的聆聽者,坐下來聽也是一種妥協。當大家在要求上的落差如此大,大家就特別需要有共同方向,為了向著同一個方向,妥協是必然的。

妥協是關係中一門相處藝術。假如關係像跳華爾茲,妥協就是將腳退後一步,讓對方有位置將腳踏前的一步。這樣來來往往,大家就可以跳一場好看的舞,有條件相愛下去。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