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

我跟我的爸爸很好,雖然不是常常聊天,但我肯定我們非常非常愛大家。我爸爸不常常說話,你很難從他的口中聽到什麼任何真情剖白,連一句簡單的說話也不常聽見,你問他問題,他總會三分鐘後才回答。有時候當我問爸爸問題,媽媽就急不及待代他回答,爸爸也沒有什麼反抗。他有一對很真誠的眼睛,就算他不會用說話回答我們什麼,但從他的眼神,我一定看到他想要給我的答案,無論我是問他『你吃飯了沒有?』,還是『你愛我嗎?』。他把一切看在眼內,放在心上。當他參與我跟媽媽或哥哥的對話時,那種參與幾乎是完全靜默的,但我肯定,他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更記得中間的對話。我跟爸爸的關係,很像我跟我的紋身的關係。紋身對我來說,是一生一世的承諾,除非有什麼意外,連手腳也沒有了,否則它們永永遠遠也不會離開我,而這點對我而言,肯定得像太陽一定在東邊升起一樣。我跟我爸之間的愛,也是一樣,他讓我一點懷疑都沒有。然後我很好奇,為什麼父女之間會有這樣的一種感情,這種感情連在母女之間也不一定有的。這種如此獨特的感情,這種毫不猶豫的山盟海誓,仿佛只有男人都自己女兒才有。這種可以如此愛自己女兒的男人,對我而言,就是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

父女關係是如此微妙,當這種愛是如此深的時候,它可以堅固得像大地,偏偏這種愛卻是最少被提到的。我感激我的爸爸,他在我的世界裡是最成功的男人。能夠對人付出這一種愛,已經肯定是一項成就。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