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姊妹

《第三者》

小時候,當媽媽跟哥哥聊天的時候,我總是喜歡將媽媽的臉別過來我這邊,不讓她只跟哥哥聊天。孩子之間爭寵和互相妒忌,應該是所有有兩個或以上孩子的家庭必然發生的事。我總覺得我是哥哥和媽媽之間的第三者,因為我總是需要花點力(我常常這樣認為,但媽媽總是否認)才可以得到媽媽的注意。

年紀漸漸長大,作為女兒的我當然是跟媽媽比較親近的。哥哥年紀輕輕就衝出這個世界闖蕩,尋找理想的同時也永遠不忘要好好賺錢照顧家人,忙得連跟家人見面的時間也相少了。通常在一段關係中的第三者,總是最好的觀察者。另外兩個人,總是活在一個兩者都不知道是喜還是悲的關係。是喜,因為那種如此深厚,兩者又如此相像,有這樣相知的緣分真的是幾生修到的;是悲,就是因為太相像,所以你會了解對方的決定,同時也看不過眼甚至原諒不到對方的缺點。我會用怨侶來形容媽媽跟哥哥,他們的緊密讓我羨慕,他們會有的糾結也叫我哭笑不得。作為「第三者」,除了小時候才會爭寵之外,長大了我倒學會了珍惜眼前這兩個人的關係。

記得媽媽常常告訴我們,生我們的時候究竟有多痛,我和哥哥都深深記得這件事。當然,聽得多我們也不會再給什麼大反應了。不過今天我選擇再提起這件事,很想借這篇文章感謝這兩個對我來說如此珍貴的人。感謝媽媽數十年(真的是數十年了)前的今天生了哥哥,你們結下了如此深厚的緣分,同時間也一起如此疼愛我這個「第三者」。

林一一,生日快樂。祝你一切順心順意充滿力量。林二上。

林一峰musicbee最後衝刺!!

黃金般的你

信報專欄--《黃金》

這陣子跟哥哥去內地工作,行程很緊密勞累,基本上通宵完之後就直接開車去機場乘飛機回港了。

途上,我忍不住在車上睡著,睡到一半,聽到身旁有些古怪聲音,然後哥哥突然給我遞上一些東西。未開眼的一剎,我以為他又像以往一樣在我沒有空的時候叫我做這個做那個。好不容易張開眼睛想要發飆,但半張開眼之際卻看見一件很奇怪的東西,哥哥一貫沒語氣地開口道:「枕住啦。」我定過神來才看見那是一個飛機枕,剛剛那些怪聲就是他為枕頭吹氣的聲音。半夢半醒之間,腦袋都未來得及反應,心裡就有一股溫暖衝上來,可惜那個時候我累到連說話都沒有力量,直接接過枕頭就再呼呼大睡了。我記得我沒有睡得很穩,就是感覺上好像有千噸說話在心頭說不出口。你明白那種感覺嗎?一陣完全沒有經過意識就湧上來的暖意走遍全身,然後你覺得「唔該」這兩個字實在太敷衍。突然間不懂得說感謝,我只記得下車的時候隨口問了他一句:「係咪得哩個喇?」然後他說:「係呀!」我也沒有說什麼了。

我將飛機枕放在背包,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背包裡面好像有黃金一樣。

該怪阿哥平時沒有對我太好嗎?不是的,他待我很好,不過從來都不會說出口,那些用心都放在歌曲裏面了。我們不是那種會對大家講很多溫暖說話的兄妹,不過心中對對方就是千言萬語。要是他看到這篇文章,他就只會隨口說句:「下?我都唔記得喇喎?!」不過我記得,而且牢牢記得。

平常有什麼待對方不好,偶然溫暖一次,足夠記住一輩子。不過當然,這些黃金般的溫暖事,最好不要太偶然才出現。(完)

《哥哥》

聽過很多人說,他們想要一個哥哥。

當我聽到的時候,真的有點不以為然。當你真的擁有一個哥哥,一切有關“哥哥”的美好事情都是那麼理所當然,而你也不會特別考究,究竟沒有哥哥,你的生命會否不一樣。讓我來想一想。

假如我沒有哥哥,我就可以獨佔爸媽。可是,當爸媽管束我的時候,我也無處可逃了。因為我有一個比我年長七歲的哥哥,所以很多時候,他就自動當了一個榜樣。記憶中,雖然哥哥沒有特別以身作則來幫忙爸媽教導我,但從他會有的反叛,或是他有的孝順,也會很直接影響我怎樣對待父母。我記得,當他對爸媽發脾氣的時候,我很自然就覺得對他們發脾氣是可以的,因為哥哥也這樣做。當他跟爸媽好好聊天的時候,我也覺得原來跟爸媽聊天是那麼自然不過的事。不過我相信,只要你有比自己年長的兄或姐,這種影響都是必然的。然而,哥哥跟姐姐有什麼分別呢?我當然不能很詳細的說上來,因為我沒有姐姐。長大之後,我留意到哥和姐之間的分別。當一個男孩要當個哥哥,那種男孩子特有的承擔就會出來。這種感覺,應該類近男孩首次當爸爸的感覺。你第一件事不是想照顧弟妹,而是想保護他們。那種感覺,是對外的。我的哥哥也一樣,不過他用的方式是,訓練我成為一個懂得保護自己的人。記憶中,他常常跟我說很多待人處世的小道理,確保我長大之後,沒有任何人在身邊,也懂得保護和照顧自己。

擁有哥哥是幸福的。只要大家關係好,哥哥,可能更勝一個好男友或好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