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迷》

這陣子在做一個眾籌企劃,想要籌20萬,讓我可以將在《中國好歌曲》的兩首創作收錄成studio錄音版本。這其實算是一個「買樓花」的概念。企劃當中有不同的支持方案給你選擇,詳情可以去音樂蜂的網站瀏覽。

這個計畫推行的過程實在有考驗,因為這個計畫需要長時間的宣傳。我們是獨立公司,資金不多,不能做很大型的宣傳,只能靠人傳人的方式。我們在社交網絡三兩天就上載一些資料,不過也需要大家喜歡這個計畫和幫手一起推廣才行。只是,在社交網站的資料要是不斷重複,其實關注的人就會慢慢減少。一次又發訊息的時候,電腦出現一個提示說有人在轉發我的信息:那個就是我媽。

為了跟孩子貼近得更多,媽媽在社交網絡上面也甚活躍。每逢我們有什麼新鮮事,她就一定會第一時間轉發。她在社交網絡的關注度不高,說實在的,也許沒有太多人會留意到她轉發什麼。就在我在苦惱如何讓多一點人見到這個企劃的當兒,看到她的轉發,我突然很感動。事實上,這個世界真的沒有什麼人一定會永遠幫你的。就算她所能幫的不多,但她也一定會盡她所能去幫。做音樂到現在,我媽都在把持一個位置:就算全世界都不要再聽你們了,我還是會做唯一一個支持者。

我希望很多人可以支持和為我轉發這個企劃,因為我很希望這些歌曲能夠推出,這樣也許我可以為家人帶來更好的生活,但當我媽轉發的時候,本來覺得她的轉發也不會實質幫到什麼宣傳效果的我,突然看到這一個轉發載著多少噸愛。

父母是你永遠的迷,父母的愛,也是個永遠的謎。

音樂蜂企劃請按這裡

只怕不夠時間看你白頭:

《紅線》

很多讓我印象深刻的畫面都來自婚禮。不是因為目擊戀人開花結果所以感動流涕,而是戀人身旁的人總是讓我意想不到。

新郎新娘一起十多年,由好朋友變成戀人再成為夫婦,他們的關係早就被雙方家長認定。婚宴很簡單,來賓只有最親厚的親友。沒有複雜的流程,新人先說誓詞,之後就是雙方父母祝福新人的環節。新郎新娘是我的好友,他們如何走過來我很清楚,當他們說誓詞的時候,我倒是專心在暗暗取笑平常冷靜幽默的他們那一刻因為緊張而有的狼狽。說完誓詞,兩人捏一把汗,就到雙方家長說話。新郎的媽媽不是讀書人,不過是很可愛善良又害羞的老人家,要她公開演說,讓她緊張到三天失眠。熱烈的歡呼與鼓勵之後,她站到大家面前:「其實我沒有準備什麼,我不懂說話,不過我想說,我很喜歡跟他們倆去旅行。」大家笑了笑她的亂七八糟,她繼續:「那次他們帶我去旅行,我走在他們身後,看見他們的背影很好看,於是我拍下很多照片。」說完手裡拿著一本相簿:「我希望他們年老看回這些照片,就算彼此因為跟大家相處太久而生積怨,他們也可以再看看這些照片,記得他們之間的愛,不要輕言放棄,要更加懂得珍惜包容對方。」大家一下子反應不過來,眼睛都被淚水模糊了。戀人接過相簿,大家繼續祝酒,不過我感覺到所有人的心也溫暖地沉默了良久,包括我。

在我看來,這位媽媽送上的不是相簿,而是紅線。要是每對戀人也有條紅線連著,那麼紅線必定是彼此之間最單純和美好的東西。

你跟她/他之間呢?紅線還在嗎?

《假如要說再見》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這句說話是我媽教我的。不知道為了什麼,她一早就教我這件事,就在我還很小的時候。那時候我當然不懂,現在,是似懂非懂。她說,看著身邊的長輩一個一個老去,無論她有多捨不得那些心中敬愛如斯的長輩,他們還是要離開,她早就學會接受這個事實。當一切還在的時候,珍惜;當一切要完結的時候,不要太傷心,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的。這些說話一直在心中縈繞。特別前陣子剛剛完成一個題目有關母親和子女之間感情的音樂會,過程中經歷了很多回想母親和我的關係那些部分。說再見那個部分,是我不太敢想像的。

我想大部分人,包括我,那一刻應該是哭得無辦法說話的。我可以想像得到的是,看著那個已經跟你相處了半輩子的人,很快就要告別,而你真的不會再跟她見面了,你才驚覺你們之間有多少話還未好好說。那次媽媽上你家為你洗衣服,你沒有說感謝,因為你匆匆說再見就趕著去工作了;那次你媽媽想你跟她去逛街,但你後來約了男/女朋友,沒有跟她吃飯就走了,她一個人在街上自己逛,自己一個回家吃飯。就在真的要道別那一刻,你才發現有那麼多畫面出現,那些畫面通通充滿未完的對話,你來不及一一好好說。

假如真的有一天說再見,有什麼話可以說?真的,那一刻你應該什麼話也說不出,而你永遠也無辦法預計,什麼時候才是真的說再見的時候。那麼,我們就當每一刻都是說再見之前的一刻。有話,就好好說。天下,從來無不散之筵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