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細碎/偉大的事

480th《堅強》Feb 19,2014

青春當中,最珍貴的特質,莫過於屬於年輕氣盛的倔強與菱角。

那時候你堅毅地離開大家都覺得你應該繼續留守的工作崗位,因為你相信前路還有很多選擇;一千個人用了二千個方法告訴你你的缺點是什麼,你不聽,因為你知道那就是你自己,無論是可愛不可愛的,那個都是你自己;你倔強地離開一段人人稱羨的關係,因為在你心中,曾經憧憬的幸福已經不是那回事,大家長大了,那關係已經容納不了你的心,你見識廣了,有些事不能再騙自己了。這些堅強都需要力度,一些年輕人才有的力度。堅持的時候很孤獨,切斷生命中的重點那些痛,到現在還記得,但讓你更深刻的,是一刀切下時心靈得到的自由。那些經驗讓你相信自己的判斷與力量,讓菱角更亮麗了,也讓自己自覺更堅強了,就像穿上一套又一套必勝的盔甲。不知道這些力量會陪伴你多久,因為生命不斷演化的時候,歲月總是不斷告訴你,這些盔甲已經再沒有當時的價值。也許是你漸漸發現,叫你驕傲的菱角傷害到你愛的人。看到你愛的人痛了,明明盔甲堂皇戰績彪炳,你卻一下子覺得它們都變成了凶器,一些你恨不得一口氣卸下的罪孽。你問自己,菱角是什麼?堅持又是什麼?相對於眼前的人,哪樣重要?

成長裏面,我們不斷的穿上更多盔甲,帶上更多武器,為的是打一場偉大的仗。偏偏,原來真正能夠戰無不勝的,是溫柔,是體恤,是珍惜。手無寸鐵的你,覺得自己比螻蟻還脆弱,然而,真正的訓練才剛剛開始。

最無堅不摧的堅強,原來是柔軟的。

《當我想起你》

誰都有過一些難忘的愛情故事,難忘,都一定是因為你『夾硬』不肯忘記。

有些人喜歡將這些故事用保鮮紙包起,在回憶裏面,這些故事一湧上來,那些感覺還是活脫脫的在心中跑來跑去。那次你跟那個誰到便利店買宵夜,你記得他喜歡吃那些冰鮮雞腿,還要加上很多味精醬油,你說太鹹明早睡醒會腫,他說他每天早上都做運動。那刻你不知道應該覺得他任性,還是佩服他懂得放縱也懂得克制,不過分開以後,每次你經過便利店,看到雞腿你就想吃一個。也許是因為這個如此小的故事,就是屬於你和他的故事,小得你不想去刻意忘記,但也小得可以在每個片刻浮起。你很想這個人嗎?沒有,不過那些小節就是沒有離開你的心。雞腿不是重點,味精醬油不是重點,他的任性還是什麼懂得放縱懂得克制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小東西證明你愛過。

每段感情都有紀念品,有人抓著這些紀念品不放,聰明一點的將紀念品變成養份,薄倖一點的將紀念品忘記,脫俗一點的連紀念品都不拿。說真的,為什麼要拿呢?為什麼談戀愛的都喜歡將每個片刻收集起來,等到一天那個人都不在了,然後就到處炫耀你的愛情當中有些人你就是忘不了?戀愛的過程不是用來收集回憶的,戀愛是一個即煮即食即消化的過程,戀愛就只有那個片刻,每個片刻都是永恆,它們不是可以塵封的回憶。

愛就只有這一個片刻,要是你真的活在當下地愛著,那些『當我想起你』的時刻,其實根本不存在。不過人就是喜歡故事,不然文字和歌曲,還有什麼意義?

《示愛》

朋友跟我分享一句說話:『要是你愛一個人,做出來,總比說出口好;要是你不愛一個人,說出口,總比做出來好。』

說話不是什麼時候也派用場的,尤其當那些時刻需要真心的時候。真心總是難以用說話表達,因為說愛太容易,展示愛卻如此難。你自問,有沒有一些時候,你覺得用口說很多情話哄了對方,就好像用情話買了時間,對方不懷疑你的時候,你的心就可以去想其他事了?情話說得好聽,對方的確是會覺得心甜,然後你就不用花很多時間報告你的行蹤。要是你是如此對待伴侶的人,你一定做不出愛的行為。要是你愛對方,你會盡力在對方身旁,而不是說到天花龍鳳但自己卻從來也不在。你不會要對方等你太久,你不會跟對方身處同一個空間但視而不見,你不會無間斷地說一些情話但完全不理會對方需要的是什麼。說話要是能夠取代真的愛,那麼所有關係也很輕易,坊間教我們說情話的書應該被奉若聖經,而且我們的社會也會很和諧。

愛往往很容易變成一些只用口說而不用心做的行為,而不愛的時刻,我們卻樂此不疲地做。

當你發現你不愛對方時,你記不記得你用了多久時間來對他冷淡?你還是會說一些淺薄的情話,但你的眼睛已經不看對方,你對他的一切都開始不耐煩,你的行為清清楚楚的告訴對方:『我真的不愛你了。』但你的說話還是想掩飾什麼。不知道你還在拖著什麼,但你就是不可以簡單告訴對方你不愛他了。

適當的時候,用心和語言好好跟對方溝通,無論是愛或不愛,都是最好的示愛。

《愛到你漂亮》

記不記得那天你看見你的他時,你的心有多震撼?他的眼睛像閃了光,你從來也沒有見過如此動人的亮,那雙眼睛剛好把你整個人包圍著,只要他看你一眼,你就好像被抱緊了千萬年,而感覺卻像一秒,看著那雙眼睛,你告訴自己永遠也要跟著這個人;她的嘴唇和裙子配合得剛好,你就是整個城市其中一個為她停下腳步的人,那麼多人看見她的閃亮,唯獨你看到她的脆弱,不知道哪裏來的運氣,她居然答應以後她的日子都是屬於你的,你不敢相信,以為自己已經用盡了一生的福氣,那一刻你答應自己,你一定要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給她幸福的人,本來幼稚和不想長大的你,一下子變得踏實了。

一起以後,一切還是那麼動人,除了有時候你隱約感覺到,見到他的動人的,不止你一人。你知道世界上還有很多其他人窺看著這個他,有很多人還等待著投進這個懷抱,你擔心,你緊張。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你看見對方的漂亮時,漂亮外面還有很多身影,草木皆兵,你覺得對方的漂亮有問題了。當他準備出門襯衣服時,你心裡暗暗希望他找不到那件他一穿起來就神氣的襯衣,當天他狀態不好的時候,你擔心之餘,卻暗裏放心,因為那些狂蜂浪蝶不會被光芒迷倒。從何時開始你變成如此?是你不相信自己的魅力還是他真的太動人,敵人太強悍?你愛他,你卻開始想他不好。

愛他,你應該愛到他更漂亮。眼前這個人是如此珍貴,他越光芒,也是因為你的愛越來越濃厚,越來越充滿能量,而你,也會因此更美麗。

《一步》

我們都說愛,都寫愛,於是我好奇,究竟這個『愛』字是怎麼造出來的。

中文是用『意』來造的文字。在遠古文字『金文』裏面,我們就找到愛的『源頭』。在這個古文當中,『愛』字由幾個動作組合而成:用口輕輕訴說,加上手抱著,然後加上心。意思就是,用手抱著東西,用口柔柔傾訴愛意,然後加上心去疼惜。遠古的文字提醒了我,作為現代人,原來我們忘記了愛當中最重要的事:溫柔。

溫柔是,當你在自己懦弱、覺得自己配不上別人的時候,你還是好好的做好自己,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好,相信自己有資格去愛,這是對堅強的溫柔,也是力量最大的溫柔;溫柔是,當你最生氣的時候,你還是記得不要對任何人發瘋,因為這樣什麼忙都幫不上;溫柔是,當你可以殘忍的時候,選擇仁慈;溫柔是,用手抱著你珍惜的人和事,用口柔柔的傾訴愛意,用心好好疼惜。溫柔,就是愛。

這些行為,聽落很壓抑自己的感受,也對自己很殘忍。有什麼比起你在不可理喻的時候還被溫柔地對待讓你更舒適?我們都渴望人家這樣對自己,但自問,你自己做不做得到?與其要求別人做到,倒不如你自己就去成為這樣一個人。以上一切聽落那麼難,是的,因為這就是我們窮一生,或者很多生去學習的一堂課。我們為什麼生而為人,最終其實就是要學懂『愛』這個字。

今天是一年的最後一天,你回想,你離愛遠了還是近了?不過沒關係,我們還有時間。不肯做,你什麼都不會得到;肯做,你未必立刻做到,但你肯定已經跟愛近了一步。

《當別離》

我們都以為每一個『再見』也可以輕鬆地面對。至少我以為是。因為我們選擇了開始一些關係,也自然有權利選擇結束那些關係。然而,我總是忘記,其實每一個相遇和結束,都不全然是我們選擇的。

每一個降臨你生命的人,都在你沒有選擇的情況來臨或離去。你不能預計在哪個時候、在什麼場景遇上那些人。你出生那一刻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誰,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離開;你不知道將來誰是/不是你的真正朋友,直到有某些事情發生;你不知道哪個情人會/不會留到最後,直到你真的要離開這個世界。表面上一切我們都可以自己選擇,但當中有多少身不由己我們自己知道。你明知道不應該還留下,你也明知道不應該也離開,你明知道會離別,但又懶於珍惜。好好的時候,我們不會想說再見;不好的時候,我們可能很想說再見,但有很多我們自己才了解,甚至不理解的原因讓我們裹足不前。到了這些時刻,何謂選擇呢?真正的選擇在誰手?

相遇容易別離難,最難過不是要親口說再見或是不能說再見,而是經過了那麼多,最後原來還是要別離。最後還是要別離,那麼過程是為了什麼?中途為什麼有人要下車了?就算我們有多理解世情和樂觀,面對選擇說再見或身不由己一定要別離的狀況,我們還是會如孩子一般脆弱。難過的不是你怕別離之後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什麼實質的事情最後還是可以有方法安排和處理的,難過的是,你的心要去承受別離那種不能言喻的痛苦。

上天說:『別離當痛,痛,就當別離。』人心,怎會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