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就是走下去的唯一出口。

《美麗的意外》

「我是一個意外,出生的時候,父母都沒有預料會有我。」朋友說完眼神別往其他地方,很快又將眼神放回來,不過我記得那一瞥。雖然那一瞥就只有半秒,但那半秒告訴我為什麼朋友心底裡總是覺得自己不值得。看到這個眼神我有點難過,因為她真的不知道這個意外為世界帶來了多少美麗。

有一次看見她因為工作受委屈,去關心問候的時候,她沒有說什麼不忿的說話,就只淡淡然踏實的說一句:「嗯,我會俾心機。」往後的日子我看見她越做越好,越來越有信心。她苦幹,但從來都不多言。我記得一次跟這位朋友說了一些我想不通的固執事,她沒有說什麼,就只聽著。說完我自己都忘了,過兩天她給我一個訊息,裡面附有一篇文章,內容大概就針對著我想不通那件事的一些啟發與提醒。文章說什麼其實真的不重要,她的訊息才重要:「你告訴我這些心事之後,這幾天我都不安樂,但我真的希望這篇文章會讓你釋懷一點。」當她為我不安樂,我卻覺得心安樂了。你懂嗎?有一種分擔就是如此,對方憂你的憂喜你的喜,就這樣心就能靠近了,而這位朋友就是如此有溫度的一個人。能喜人的喜憂人的憂是很了不起的事,因為有很多事情其實說不通,安慰不了,但只可以透過這種同理心所散發的力量來撫慰。我這位朋友,快樂的時候有感染力,不快樂的時候卻沒有破壞力,這是她對這個世界的風度,也是我最欣賞她的地方。

要是她的出生真是一個意外,那麼我只能說,有些意外,其實可以比任何預料中的事情都更有價值。

《針線與翅膀》

朋友人不錯,算有才華,不過他一直有點覺得時不予他。他樂觀,總覺得一天會好。朋友運氣不錯,遇上一個女孩心甘情願地在他身邊,二人非常相愛。每次看見他他都很神氣,近來有一次再看見他,他卻一臉愁容。

「其實我人真的不夠好。」

如此神氣的他說出這樣的說話實在叫我愕然:「為什麼呢?」
「那天我未婚妻跟我有一段對話,然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一直都沒有得到很好的發展。」
作為認識多年朋友,聽到他這樣說就知道這次他不是玩笑了,我也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你未婚妻說了什麼?」「那天我跟她說我工作的一點不順心,然後她生氣,說我常常都找原因解釋自己做不好的地方。每次說到這些她都會生氣,但這次她卻嘗試花很多耐性慢慢跟我解釋。她淌著淚說,她不是想要對我發脾氣,只是不忍心看見那些小問題好像針線釘在地上讓我一直飛不起來。」我聽完,頓了一頓,一股暖意衝上心頭:「她很愛你,真的。」「我知道。」朋友回答,眼神有了從來都沒有過的謙卑與真誠。

人生有多少次機會可以遇上一個真正能夠讓你明白自己有什麼問題的人?遇上一個你真正愛的人,而她也居然願意這樣愛你,能夠在愛裡面這樣開悟,我不得不跟朋友說,這是他很大很大的福氣。朋友願意借出自己的故事,因為他說有太多人總是不懂珍惜身邊那個如此愛自己的人,他想藉此提醒大家。

針線可以釘在地上叫你飛不起,但它也可以為你編織一對最好的翅膀教你飛得高,當個控制針線的人,而一切,就從珍惜和欣賞身邊人開始。

《四角關係》

你有沒有經歷過這麼一段四角關係?

情人甲很主張你要做自己,做什麼也不可以讓自己委屈,也不可以隨便因為愛情而失去原則。
當你跟情人丙有事爭持不下,情人甲正好讓你感到安慰。他總是告訴你,不是你的錯,這只是因為大家意見不一樣,因為每個人有自己的想法與價值觀,要是你什麼也聽從對方的,那麼你的立場在哪裏?有時候,情人甲會讓你覺得,也許跟情人丙的關係真的很難持續,既然跟情人丙如此不一樣,何不只專心地跟最對味的情人甲在一起呢?情人乙倒跟情人甲態度很不一樣,他主張協調。他認為,要是兩個人想法不一樣,要相處下去,一定要達成共識。有事可以商量,大家疼惜大家互相遷就。為了大家可以緊緊相擁,有些妥協與放下是少不免的。情人乙總是幫你修補好跟情人丙的衝突。只是,情人甲和乙是兩個勢不兩立的單位,他們不想並存,但他們都很愛你,而你也不可能放棄他們。你是否可以跟情人丙好好相愛,基本上很取決於你能否跟情人甲乙平衡好關係。情人丙就是最可憐那一個,他身在這段四角關係當中,卻擠不進你跟甲乙千絲萬縷的三角,他只能被動地看著你們三個在角力。不過情人丙倒是最重要的一個,沒有情人丙,情人甲乙其實發揮不了什麼力量的。

誰說齊人之福不是人人能享?這是每個人終生都逃避不了的四角關係,你連身處其中也可能不自知。情人甲是自我,情人乙是愛,情人丙就是你愛的人。在這段四角關係中如何安身立命,是我們學習相愛的終生課題。

你,是好學生嗎?

《必要的叛逆》

叛逆是必要的,但叛逆的對象,並不是你認定的那個敵人。

你要對自己的過去叛逆。

過去是由什麼組成的?記憶?經驗?那麼記憶和經驗是由什麼組成的?你小時候曾經對某一口在遠處的井好奇,於是你想走過去看看,後面突然有個大人大聲呼喝:「不要走近!那裏太危險了!」這只是故事的開端。那麼,你之後會怎樣選擇呢?

1,回頭。因為大人說這裡很危險。
2,不理。照樣走過去看看,之後被罵才算。
3,暫停。當大人離開的時候,你才偷偷走過去看看。

這幾個選擇才構成你的經驗,這些經驗衍生出做選擇的不同態度。

選擇一的人永遠會記著井很危險,所以你當你再面對危險時,你選擇要聽從其他權威的話,不要妄自冒險;選擇二的人覺得冒險是屬於自己的,去探索井這個過程才最重要,於是你總是選擇聽從自己;選擇三的人想要兩者兼得,不想被罵但又想探險,於是你會慢慢發展出一種「平衡」的技巧。這三種選擇並沒有哪一樣比其他的好,我們著眼的應該在另一方面。從這個比喻以致其他做人對面對的事,我們都要知道其實是這些選擇一直在塑造我們,而我們,就是要懂得對這些被塑造的自己叛逆才能長大。

不是所有險都要去冒,也不是所有險也不值得冒,每一刻都應該冷靜地為那個經驗做決定。你不能以同一種態度面對所有事情,因為每件事要教曉我們的東西也不一樣。要是我們硬要在不同的經驗裏面穩固自己,那麼我們只會停留在一個層次。

成長就是不斷的推翻和重造,這樣的勇氣,你有嗎?

《同學》

每天看社交網站都看到很多關於女人應該怎樣做一個好女人的文章,而所有文章的依歸最好還是教一個女人如何成為另一半的好情人。這個目標明確,努力有道,我也認同,做一個好情人的確可以是一項偉大成就。不過,成為一個好情人,目的又是否真的如此單一?

作為一個人,我們大抵都應該對自己有一點要求。對著情人不隨便哭鬧,除了是因為愛惜對方而不應該向對方亂丟情緒炸彈之外,其實也可以是為自己身體健康和修養所作的努力。你有情緒,另一半去諒解包容是福氣,但最後這些情緒波動所帶來的悶騷和刺激還是你自己承受的,為了自己作為一個人在情緒商數上有所提升,懂得撫慰自己內心所起的風浪,也是你自己的責任與學習。將心比己地了解對方的問題與困難,然後給對方溫柔與安慰,絕對是作為好情人的最高表現,但將心比己這個選擇,也代表同理心的成熟。每個人也有自己的煩惱,而他朝你也有機會遇上同樣的事情,理解對方問題的同時,也早一步為自己未來可能遇上的問題打算,趁此機會好好發展同理心,對你自己面對生命的態度也有幫助與提升。

也許你要遇上讓你心甘命抵地愛上的人,你才會想自己應該如何變得更好,但無論因為什麼人或事打動你讓你改變,也一定不可以忘記,成長和努力也是你作為一個個體的責任。為別人長大是浪漫,為自己長大是作為個體應該修煉的課,兩者應該同時進行。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你得到還有自在的喜悅。

兩個人一起是孤獨但不寂寞的共同修煉過程,你是對方的好同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