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關係

找到相愛的理由,還是要繼續找一些相愛的方法愛下去。

《順流逆流》

朋友跟我說了一個鬼故:她十九歲跟男朋友一起,到現在一起已經十四年了,他們今年結婚了。

要是青春就只有那個二十來歲的十年,她的整個青春已經完全奉獻給這個男人。對於總是相信要經過不同歷練才能找到真愛的我來說,我覺得這絕對是一個應該收錄在《奇幻潮》的詭異故事,更遑論故事還要在這個年代發生。不止我,同桌的其他朋友也頓時怔住,張開口卻發不出聲音。「其他朋友說,我們現在才結婚好像浪費了太多時間。不過對於我們來說,其他人結婚後才需要的磨合,我們早就經歷過了,現在才不需要花那麼多額外的時間來從新相處呢。」對於她所說的磨合,我倒是明白。兩個人之間要經過多少心靈上的散聚才能真正的在一起,有很多人在那些微型散聚中間,卻真的散了。「我們也有面對過生活上的風雨,不過突然有一天,我決定放下,接受他有自己的選擇與命途,然後我豁然開朗了。我們在一起,但我們就是兩個獨當一面但並肩而走的人。」這樣的形容,就好像所他們是走順了的馬達,這樣一走,就像永恆。這個原本聽起來像鬼故的故事,峰迴路轉地變成一個童話,一個有根有據的現實童話。

兩個人要走過多少個逆流才能走到順流?無論你們的性格為何,這些順流逆流也一樣需要經過,因為只要兩個人走在一起,順境逆境就必然會因為彼此是兩個不同的人而衍生。兩個人加起來,交匯的不止是這兩個人,還有這兩個人的人生。無論對方遇上什麼事,你能夠陪伴,但總不能替對方經歷。也許,好好作一個生命的伴遊,兩個人,就會走出第三個世界。

《牽手》youtube:

《牽手》youku:

《石頭與湖水》

石頭從來沒有渴望可以踏前一步,因為它總是安守在自己的位置。不過當它靜靜看著湖水的時候,有時候它會想像自己可以動一下,也許可以讓不動的湖面泛起一點漣漪。石頭看著自己的時候感覺很安心很溫暖,只是湖水太安心在這種心如止水的狀態,也許會想像石頭掉進來的時候會讓自己心跳一下,不過只是靜靜待著,連自己是否期待也分不清楚。

兩個雖然相聚,但彷彿從來沒有什麼東西要拉它們在一起,直到風雨來臨,將一點湖水濺到石頭上,而風也將石頭的一點風霜吹進湖裡,它們才開始思考彼此的關係是什麼。湖水也許不知道自己是否愛石頭,不過一起這樣待著,感覺比相愛更永恆,這種是否真的是愛它不曉得,也不想追究;石頭知道自己一生也可以不動地看著湖水,有時候湖水將魚拋到石頭身上碰它一下,石頭心會甜,心裡不懂確定這種關係是什麼,但那刻知道自己永遠都心甘情願這樣靜靜待著。

有一種關係就是如此,一生願意就這樣守在大家身邊。你們從來不想說穿究竟這樣是什麼狀態,不過你願意接對方放工,一起笑最無聊的事,不開心的時候你知道要靜下來。是的,這跟一般好朋友都一樣,但唯一的分別是,當對方不再屬於你的時候,你的心會痛。也許你記得,當對方突然告訴你,這陣子有個誰出現在他身邊,那刻你的心空白了,然後理智已經告訴你,你沒有傷心的理由。

一天對方跟另一半吵架了,他來找你,大家回到那種相依的平靜,你終於明白,無論有沒有誰,你們依然也是石頭與湖水。

你們,就是彼此最好的風景。

《哈哈哈》

朋友兩夫妻感情要好,所以她們一直是我的研究對象。夫妻二人要好的程度讓我為之驚訝,因為認識這麼多年來,我還是會在他們的相處當中看到新鮮動人的感情交流。老公常常用一個很欣賞和感動的眼神看著老婆,尤其在老婆哈哈大笑的時刻。老婆不是傻大姐,不是看見什麼也隨便大笑那樣嘈吵,她發出的,是很簡單隨心,對一切很欣喜的哈哈大笑。當我觀察到這個點的時候,我就明白,為什麼有些女生會得到如此完滿的愛情。看著自己深愛的女人簡單快樂,那個畫面已經足夠讓任何男人心軟。

「哈哈哈!」是女生必備的戀愛靈藥。這個「哈哈哈!」是不能裝出來的,一定要是由心而發的。這種笑聲絕對不是因為你笨所以什麼也笑而來的,而是因為你能從很多事情都看到值得快樂的一刻所以從心笑出來的。笑容是一個女生最大的財富,笑得可愛、燦爛和真心,大家就會從心喜歡上你。很多女生問為什麼自己不能找到一個如意郎君,但她們卻從來不問自己有什麼可以為這個將要到來的郎君獻上。女人不一定要有很好的身材和美貌,但她一定要真誠和善良;不可以裝作有修養和有禮貌,一定要對身邊的一切有感知和興趣。當你只看著鏡子精雕細琢眼耳口鼻的時候,你有沒有為表情注入自己的真心?化妝品化不出快樂的眼神,護膚品也不可能為你帶來好心情的面色,想要找到完美的愛人,那麼你能夠用自己的真心讓這位愛人快樂嗎?

與其花盡光陰去經營一個以為會得到幸福的面具,為什麼不為自己的表情注入靈魂?快樂的女人一定幸福,姊妹們,放心笑吧!

《紅線》

很多讓我印象深刻的畫面都來自婚禮。不是因為目擊戀人開花結果所以感動流涕,而是戀人身旁的人總是讓我意想不到。

新郎新娘一起十多年,由好朋友變成戀人再成為夫婦,他們的關係早就被雙方家長認定。婚宴很簡單,來賓只有最親厚的親友。沒有複雜的流程,新人先說誓詞,之後就是雙方父母祝福新人的環節。新郎新娘是我的好友,他們如何走過來我很清楚,當他們說誓詞的時候,我倒是專心在暗暗取笑平常冷靜幽默的他們那一刻因為緊張而有的狼狽。說完誓詞,兩人捏一把汗,就到雙方家長說話。新郎的媽媽不是讀書人,不過是很可愛善良又害羞的老人家,要她公開演說,讓她緊張到三天失眠。熱烈的歡呼與鼓勵之後,她站到大家面前:「其實我沒有準備什麼,我不懂說話,不過我想說,我很喜歡跟他們倆去旅行。」大家笑了笑她的亂七八糟,她繼續:「那次他們帶我去旅行,我走在他們身後,看見他們的背影很好看,於是我拍下很多照片。」說完手裡拿著一本相簿:「我希望他們年老看回這些照片,就算彼此因為跟大家相處太久而生積怨,他們也可以再看看這些照片,記得他們之間的愛,不要輕言放棄,要更加懂得珍惜包容對方。」大家一下子反應不過來,眼睛都被淚水模糊了。戀人接過相簿,大家繼續祝酒,不過我感覺到所有人的心也溫暖地沉默了良久,包括我。

在我看來,這位媽媽送上的不是相簿,而是紅線。要是每對戀人也有條紅線連著,那麼紅線必定是彼此之間最單純和美好的東西。

你跟她/他之間呢?紅線還在嗎?

《迷宮的出口》

甲:「你可唔可以唔好咁樣呀?」
乙:「你唔想我咁樣你想我點樣呀?」
甲:「你自己諗下唔得嘅?!」
乙:「你直接講俾我聽唔得嘅?!」
甲:「好啦咁我地咩都唔好講。」
乙:「你可唔可以唔好咁樣呀…………?」

這不是一段對話,這是一座迷宮。

重重複複兜兜轉轉都說不到重點,週而復始惡性循環的溝通沒有讓誰更加快樂,結果你們都找不到走往快樂的出口。其實,當你們陷入這個迷宮時,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你們認識彼此嗎?我猜你會答:「我認識他比他自己認識自己更深。」那麼我再問你:「你所說的認識是真實的他還是你想像中的他?」你還是會答:「我每天看見他,我所認識的他怎麼可能是想像回來的呢?」假如你選擇答這個答案,那麼我想你自己好好想一個問題,不用回答我:「究竟是什麼堆砌了你腦袋中的他?而你有沒有再去用心看看眼前的他是否還一樣?」

兩個人相處,重複的未必是彼此的性格,而是彼此性格上的衝撞。當你不斷想對方成為你認為他應該成為的模樣時,其實你已經開始停止認識對方。這樣迷宮的牆就出現了,往後的日子,一道道牆相繼建起,直到你們被這些牆隔著,直到你們覺得以後都再沒有出口了。出口是有的,不過就看你是否可以放下主觀角度。要是你真的想對方做到你想他做到的事,那麼你不如先看看他已經為你做了什麼事。當你忘記了欣賞對方的一切,那麼你看不過眼的事就會越來越多,你們就會永遠困在這一所迷宮。

迷宮的出口在哪裡?不如試試向著愛和快樂去找?

《伴侶》

這個身分真的不易做。

伴侶的「伴」字是重點。你心愛一個人,伴著一個人,對方的一切都是你生命的重心。也許你不同意,因為你認為,就算相愛,其實也應該保留自己的空間與責任。是的,理智上,這個說法的確合理。不過,要是你真的愛上過任何人,真的跟這個人作伴,你應該明白,其實你拿起的比你能放低的多太多。

你可能不能自己地將照顧對方起居的責任都扛在肩上,為的不是要去控制,你只想對方過得很好,不用掛心一切細節,所以你更加想做到盡善盡美。這種心腸,只要你真正愛過便會懂。你「拿起」對方的心靈和生活,對方身體不舒服你比他更辛苦,對方不快樂你比他更哀傷。這種全情投入的照顧,任其他人如何叫你放鬆放下你也不會做得到。

真正好的伴侶不會任你自生自滅。當你覺得對方管太多的時候,其實不過代表你連自己的基本生活也不及對方那麼著緊。作為一個人,自己的生活應該妥善照顧,當對方操心的時候,不是因為對方太煩,只是你自己太草率。能稱得上叫「伴侶」的人,一定不會只懂得說順言哄你。因為他要的不是你永遠留在自己的世界自我膨脹,他想你走得更遠。他看見你的好,包容你的壞,但同時不會只縱容你而不說實話。伴侶會將他看得到的東西都坦承跟你說,你聽不懂覺得不順耳不是對方的罪過。

只說好話和跟你風花雪月的叫「情人」;什麼也跟你說,哪管那些說話聽來不順耳也為你好好坦白說的人叫「伴侶」。去跟你的伴侶說聲謝謝吧!要記得,這種相遇,可一不可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