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六月 2012

《翻譯》

從前讀翻譯時,感到最好奇的,就是如何將一種語言的意思用另一種語言表達出來。能夠將語言的隔膜打破,實在是很偉大的過程,因為你不會因為不懂某種語言而錯過讀到好故事的機會。不過有一種翻譯跟我讀書時候的不同。

日常生活中,我們都會翻譯很多不同種類的“語言”。像對愛人的,你會把自己煮好放在雪櫃卻沒有被碰過的飯菜,和小食櫃中被洗劫一空的盒裝餅乾加起上來,翻譯成愛人寧願吃餅乾也不肯吃你的心意。在工作上也一樣,老闆將員工進茶水間或上廁所的次數,翻譯成員工躲懶的嚴重程度;員工也將老闆黑面指數,翻譯成今天將會承受的壓力指數或加班時間長度。我們心中都有一台翻譯機,這台翻譯機沒有既定字義可以輸入,因為它在翻譯的是人心,叵測的人心。

千古以來,我們都在尋找一種尺度去明白其他人在想什麼。無論在愛情、工作或朋友當中都想找到“了解”對方和大家之間的情況,而且每個人都相信自己那台翻譯機是對的。在語言翻譯的世界中,沒有一套翻譯是完全正確的,每個人的翻譯都有自己的文筆與對原作品的看法,沒有一個方法一定是對的,而且最大依歸一定是忠於原著,每個翻譯者都知道這點,所以翻譯的時候,儘量貼近原著,保持中肯的態度。但是,在心中這台“人心翻譯機”唯一跟翻譯語言技巧不同的地方是,翻譯語言要忠於原文,翻譯人心卻忠於翻譯者的主觀看法。

也許這台人心翻譯機也應該像語言翻譯一樣忠於原著,真的用心擦看人家的心意。只是放下主觀,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