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七月 2012

《關》

朋友告訴我一個故事。一個女孩子因為意外失去聽覺,人生越來越寂寞,幸好遇上一個懂手語的男生,所以女孩常常粘著男生。他們一直以手語溝通,只是女孩子常常會因為小事發男生脾氣,男生通常都遷就,直到一次女孩也為了一些小事跟男生吵架,終於男生受不了,做了一個很簡單的動作,讓女孩的心狠狠碎掉。他閉上眼睛。再張開眼睛的時候,他在女孩子的表情上看到從未看過的傷心。

你有沒有試過把對方隔絕?在對方最需要你聆聽的時候把耳朵關掉?我想在雙方關係中,這樣子將對方背棄在門外,是最殘忍的行為,但是還是有很多人認為這是最好的方法。這不是戲劇性的橋段,這是真的每天在每個人身上上演的事情。當另一半最需要你瞭解其傷心的時候,你選擇不聽不關心,因為在你眼中那些傷心是無謂的。實情是,傷心就是傷心,沒有什麼應該不應該的。在對方心裡面的感受,只有對方才明白,聆聽者不需要表示意見,或者,你可以選擇“左耳入右耳出”,但不要讓對方覺得他/她傷心是卑微的。如果你選擇一直不聆聽,一直逃避,當對方的傷心演變成抱怨的時候,你就更加不想理,因為那些抱怨已經越來越沒意思了。這種將對方拒之門外的動作,會讓被忽視的一方越來越傷,然後關係會慢慢被蠶食,就這樣愛就慢慢溜走了。

我們要記著,寧願延後聆聽,待自己都冷靜下來才處理,也不要直接將對方拒之門外。只要一想到對方的傷心,和這樣會破壞關係,你就不會再忍心再這樣做了。

《找個超人來談戀愛》

有沒有想過如果要談戀愛,什麼人最適合自己?當然有吧?誰沒有想過呢?要說想找個誰來談戀愛,十億個條件可以列出來。每人心中都有一個清單。有錢高大漂亮好身材有才華善解人意心地善良待人以誠等等等等…… 只要得到在條件清單中出現的人,仿佛幸福就一定會降臨,然而現實往往是詼諧諷刺又有詩意的。

當你得到一個高大的對象,他的精神身高卻可能像十三歲青少年般有待發育。你本以為他可以保護自己,可惜要他保護你之前,你一定要先好好保護與開發那個發育中的精神領域。假如在過程中,你沒有像面對青春期少年的父母般被激死,你總有一天會得到你想要的保護的,不然你唯有品神了。當你得到一個有才華的對象,恭喜你,情況可能比得到一個高大的兒童更刺激。因為沒有人用才華來談戀愛的,談戀愛的工具就只有“愛”本身,才華並不包括其中,所以假如你遇上一個有才華的人,最好你們是天生一對前世宿緣注定一定是對方的情未鳥,不然才華在這場戀愛一點分數也打不了。

遇上誰都會有一門挑戰,所有東西都是一套來的,有白就有黑。我們一天未能真正認識自己是誰,無論遇上什麼條件的人,我們還是會受苦,因為底藴之中,我們渴望找某些條件的人來談戀愛,因為我們渴望有另一個人可以幫自己完成那未完的圓形。可是真相是,我們根本沒可能靠另一個人來填補自己不完整的地方。只有自己可以完成自己,任你找個超人來談戀愛,他也沒辦法幫你,因為完成自己的關鍵,只在自己手中。

《折扣》

我最喜歡的一本小說,是法國小說家柏納。韋伯的《天使帝國》。小說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人寧願人生少一點麻煩,也不寧願自己過得快樂?』對了,就像在一間八十尺房間不夠位放睡床,寧願將放棄睡床來換上帆布床,也不會想想如何換一間大一點的房子,讓自己真的可以睡得好點。一般來說,我們的心理告訴我們“困難總比辦法多”,不然關懷社會的機構也不用反轉說『辦法總比困難多。』。我們總是容易看見滿途荊棘,重點不在於我們有沒有勇氣往前走,勇氣都是後話,第一件會阻礙我們的是,我們如何建構那個壓着我們的障礙世界,那個恐懼建構的世界。

我們看著荊棘充滿著整條前路,快要多得連路都遮住了。就拿那個八十尺房子的比喻來說。望著這個小房子,相比睡一張小一點的床與連住的地方也沒有,當然寧願選擇有房子住了,那管那間房子不是自己的理想型。實際上我們也沒有得到過我們想要的東西,因為這個過程中,我們將“想要”這個慾望都放低了。每當遇上困難,我們對於得到想要的東西那種力量就會減低了,然後荊棘越來越多,打壓得我們決定放棄。

面前的困難一定會因為恐懼而變得更大,因為恐懼就是教我們建構那個荊棘世界的最大力量。要面對這個恐懼帶來的阻礙,其實不是勇氣,是一種實務實幹的專注力。假如你想要一間住得舒服的房子,就算現在沒能力,只要你做好眼前的事,總有辦法帶你走到你想要的目標。最難面對的,是自己那個軟弱的心魔吧?別讓恐懼將幸福打折扣,努力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