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四月 2013

《航海》

關係是一趟航海旅程,假如你找到一個可以展開旅程的對象。

初戀,首次出海,海上有什麼都不知道,甚至連這趟是航海也不察覺,於是一塊浮板都足以讓你興奮。沒有經營,只有經歷。你抱著浮板在海上漂浮,有陽光就曬太陽,風雨來就抱緊浮板,直到你疲累,直到你終於發現這是一個航海旅程,直到心中有個聲音告訴你,你想要一隻小船,你想走得更遠。告別浮板,踏上小船,這裡感覺舒服多了。小船沒引擎,你很努力的靠手臂和船槳前進,是走遠了,但你更累了,你希望船有帆,有動力,你可以再走得遠一點,你想風雨來的時候不用害怕。於是你找到帆船。帆船有引擎有帆,起碼比小船穩定多了,你不用太累,船可以自己走,帆可以乘風,也可以擋雨,好天氣的時候,一切都是浪漫的。航行一段日子,你覺得帆船會破爛,這對將來沒有保障,於是你要遊艇。遊艇上一切都準備得妥當,不怕風雨,裡面有食物,有甲板可以休息,有房間可以睡覺,還可以安全停在海中心,一切似乎都是你想要的了,但你卻覺得旅程仿佛完了,你的心靠了岸,但原來遠遊才是你的目標。於是你離開遊艇,你真的開始航海了。

終於你明白,航海,最重要的不是找到一首怎樣的船,最重要的,是經營這個航程的心態與力量。關係,是一場又一場的經歷。你以為你要得到什麼結果,就先要找到什麼人,但最後卻忘記自己。

《父女》

我跟我的爸爸很好,雖然不是常常聊天,但我肯定我們非常非常愛大家。我爸爸不常常說話,你很難從他的口中聽到什麼任何真情剖白,連一句簡單的說話也不常聽見,你問他問題,他總會三分鐘後才回答。有時候當我問爸爸問題,媽媽就急不及待代他回答,爸爸也沒有什麼反抗。他有一對很真誠的眼睛,就算他不會用說話回答我們什麼,但從他的眼神,我一定看到他想要給我的答案,無論我是問他『你吃飯了沒有?』,還是『你愛我嗎?』。他把一切看在眼內,放在心上。當他參與我跟媽媽或哥哥的對話時,那種參與幾乎是完全靜默的,但我肯定,他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更記得中間的對話。我跟爸爸的關係,很像我跟我的紋身的關係。紋身對我來說,是一生一世的承諾,除非有什麼意外,連手腳也沒有了,否則它們永永遠遠也不會離開我,而這點對我而言,肯定得像太陽一定在東邊升起一樣。我跟我爸之間的愛,也是一樣,他讓我一點懷疑都沒有。然後我很好奇,為什麼父女之間會有這樣的一種感情,這種感情連在母女之間也不一定有的。這種如此獨特的感情,這種毫不猶豫的山盟海誓,仿佛只有男人都自己女兒才有。這種可以如此愛自己女兒的男人,對我而言,就是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

父女關係是如此微妙,當這種愛是如此深的時候,它可以堅固得像大地,偏偏這種愛卻是最少被提到的。我感激我的爸爸,他在我的世界裡是最成功的男人。能夠對人付出這一種愛,已經肯定是一項成就。

《妥協》

你願意妥協多少?這個問題似乎不能就這樣答,因為有太多其他原因要考量,但如果要你就這樣答,你會怎樣答?

一想到妥協,我們就想到委屈。妥協有一種低頭的意味,低頭時,眼光一著地,仿佛連尊嚴都放在地上。假如妥協跟尊嚴放在一起,妥協通常都會輸,因為人的尊嚴太重要。假如我們不將妥協當屈服看,其實妥協是一種智慧。妥協是一種選擇,是知其然而為之,中間牽涉很多權衡,也是退一步海闊天空的變身。最重要的是,妥協一定跟關係有關的。為了大家的關係更好,妥協是很有價值的動作。不經過妥協,雙方不會達成共識。不同單位有不同單位的堅持,這些堅持,在那個單位單方面面對某些事情的時候很有用,但要合作,不經過妥協磨合,大家幾乎不會合作得到。妥協可以從很細微的地方看到。情人間,一方喜歡用鉸剪剪開薯片包裝,另一方喜歡用手沿虛線撕開,只要大家對這種開薯片的神聖儀式有堅持,開薯片那刻也可以是一場戰爭了。有時候對方可以對你有一些過分要求,那些事情對你來說是荒謬的,但大家都需要坐下來聽清楚大家有什麼想法。就當你本來就不是一個很好的聆聽者,坐下來聽也是一種妥協。當大家在要求上的落差如此大,大家就特別需要有共同方向,為了向著同一個方向,妥協是必然的。

妥協是關係中一門相處藝術。假如關係像跳華爾茲,妥協就是將腳退後一步,讓對方有位置將腳踏前的一步。這樣來來往往,大家就可以跳一場好看的舞,有條件相愛下去。

《老公》

什麼人值得嫁?雖然題目叫《老公》,但“老公” 只是一種身份,是家庭關係的部分,跟性別或性別身份取向沒有關係。無論你嫁的是男人還是女人,這個人要具備的條件,首當其衝的,一定是他能夠給你時間。

假如一個人對你好,但他從來不願意給你足夠的時間跟你相處,無論他口說對你多好,那都不是真的好。時間,不以長短計,一個待在你身邊,但其實不花一秒跟你溝通的人,他也不算給了你時間。只要一個人願意花時間跟你有質素地相處與溝通,就算那只是一星期一天的時間也可以是足夠。肯為你花時間,遠勝肯為你花錢。時間是屬於他生命的,每一秒他為你付出的時間,都是燃燒他的生命,一付出就收不回來了,但錢不是,錢花了還可以再賺。從一個人願意為你花的時間,你看到你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什麼。第二個條件,是他要夠成熟。成熟不等於知天下事,成熟是對自己和對你的感受懂得細心處理。當一個人懂得照顧別人感受,或者,起碼有其他人在心中眼中,就算他還年輕,這個也是成熟的表現。只要這個人不是目中無人,他就有條件慢慢學習變成一個更好的人,只要他在做人方面會一直進步,你們的關係才有條件慢慢變化和長大。最後一樣最重要的條件是,他是你最好的朋友。愛侶關係當中假如沒有友誼,關係就沒有核心,除下一切愛慾與期望,剩下的一定要是深刻的友誼。

老公,不代表經濟依靠,不代表一紙婚書的一半,他是你們世界中的一半,是一個戰友,也是一個老友。

《老婆》

不知道為什麼,普遍社會上對『老婆』這個民族都有些既定的看法。老婆通常都不夠漂亮,老婆通常都很煩,老婆的臉是黃的,老婆總是問你什麼時候回家,總是會說家裡一切瑣碎事卻不會對你說情話,總是投訴而不讚美,總是肥腫難分…… 一切的東西似乎都有點負面。為什麼一個女人吸引你娶她回去之後,這個漂亮的女人會慢慢變成一位你開始不認得的人物?你在想,過程當中究竟出現了什麼狀況,你愛的這個女人慢慢忘記了自己本來是誰?

這個本來跟你住得遠的女孩,總是教你不放心她自己一個人回家。你會多遠也不怕送她,你最喜歡看著她踏進樓下大堂,在等升降機的時候,從玻璃門回頭看你一眼,用眼神和口型跟你說當天最後一句再見。那個時刻你跟自己說,你一定要跟她有個家。當你們真的有個家之後,她為家庭張羅的一切讓她變得忙碌,每天在家她有點不快樂,你卻沒有想從前一樣那麼會聽她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變得難纏。婚姻生活慢慢變得慣性和枯燥,從生活的小裂縫中,有些美麗溜走了,你想念從前的你們,然而眼前這個女人卻被生活改變到如此。

婚姻容易讓人忘記愛情,因為婚姻這種關係好像將愛情推進到另一個階段,大家不再做未結婚之前做的事了。婚姻要你長大,婚姻叫你別拍拖了,它叫你去拼生活了。我相信婚姻本來是包括愛情的,你們還是可以像初相識一樣去拍拖,可以像孩子一樣聊天聊天光。擁有包括愛情的婚姻,老婆一定會更可愛更性感更可親。

《女朋友》

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女朋友,就算這個男人是個男同志。

根據社會的定義,我們總是覺得“女朋友”就一定是跟性有關,但最溫柔的愛裡面,跟“性”沒有必然關係。這位女朋友可以是你的摯友,可以是妹妹,可以是媽媽,可以是自己老婆,當然,也可以是女兒。只要這個女人讓你心中最溫柔的愛無辦法控制地要釋放出來,這個女人,就是這位女朋友。一有機會看著這位如此特別的女人,你的眼光總是難以移往別處。只要她笑,就會有一種溫暖從心頭散出來。無論你平常多粗魯,多詞不達意,她的快樂所為你帶來的快樂,就算你多不善辭令,你的眼神也沒辦法掩飾。那種眼神,是天下間最坦白,最會說心事的眼神。深情得旁人一定會看得出,你不需要試圖收起它,那是騙不了人的。當一個男人如此看著一個女人,那份愛一定超越身體。當這個女人不開心,一種不知從哪裡來,比海浪還堅強的勇氣會一擁而至,你會變得無堅不摧,而你將會是最後一個離開這個女人的人。她的一切會牽動你的神經,當她從你的世界消失,你的心某個部分就會被割掉。男人不容易承認自己可以如此愛一個女人,但他們的確可以如此愛一個女人。

男人和女人之間,不一定需要有真的情侶關係,這種愛其實更難得。當你生命中遇上一個這樣的女人,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教你,你也會懂得愛。最重要的是,你會體驗到原來自己可以如此深情。當自己年少輕狂時,別太怪責自己,可能是這位女朋友還未出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