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八月 2013

《出嫁》

我想,最難啓齒的表白,應該是出嫁之前跟家人的表白。

準備離家,成立自己的家了,你才開始想 “家” 是什麼。你的家,可能很擁擠。有個還沒有出嫁,但跟你關係還蠻好的姐姐。你說你要出嫁了,她第一個反應是高興,然後你看見眼神後面是羨慕,張羅婚禮的時候你看見她格外落力,你也看見她落力的背後想你幸福,也憧憬自己的幸福。你也許有哥哥,不多言,沒有特別跟你的另一半有什麼話題,不過從你見到他看你另一半的眼神,你見到他一直在觀察另一半對你的態度。假如你的另一半對你不好,這位哥哥應該是第一個出來罵他的人。弟弟一直對你可能也沒有什麼特別緊張,他可能是一個不多說話的男生,你出嫁之前他都沒有表示什麼,直到你說我願意的時候,他哭得像個孩子,那麼你就知道原來他多麼不捨得你。妹妹第一下想的可能是:『太好了!我有自己的房間了!』因為你出嫁也不會影響她跟你的關係,你們還是會繼續分享最多的事。她跟姐夫可能很好朋友,她也可能知道你們之間最多的秘密。出嫁前或後,你跟妹妹的關係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因為妹妹將會是守護你一生的好姊妹。對於爸爸,你想跟他說,其實你很掛念小時候他抱緊你的感覺,因為長大之後,他不認同你很多選擇,於是你們已經很久沒有擁抱過了。對於媽媽,你無言,因為出嫁那一刻,你終於明白故事的開始。你想對他們每一個人都好好說,你什麼都看到了明白了,一想要開口,眼淚卻搶了白。

不過,不用說,其實他們都懂。

延伸資料:

林二汶《ON THE GO》專輯--《出嫁詞》

曲:荒井@elevenz/林二汶
詞:周耀輝

《甜蜜的層次》

甜蜜的時候,我們多想那刻停留在永恒,因為那種感覺太奇妙了。甜蜜是兩個人在雨中漫步,不怕雨水的煩擾,只要兩個人在一起;甜蜜是一個人在想念,然後另一個人好像感應得到,就在你看著電話那一刻,就收到對方的來電或者訊息;甜蜜是不怕身邊有多少人,大家的眼中只有對方,身邊所有人都想避開你們的時候,你們還是看不見。這些是甜蜜的低階層次。低階,并不代表膚淺,只是我們要知道,這不過是開始。

甜蜜一開始的時候,濃度太高,高得身邊的人都吃不消,所以我們在地鐵中看見的癡纏男女,一點都不動人。這種甜蜜讓世人覺得,這些癡男怨女真的很煩人,要甜蜜,不如回家抱著什麼也不要做好了。這種甜蜜可能出現在拍拖頭半年到一年,有很多人,過了這短時間的甜蜜,感覺煙消云散了,戀情都沒有了。有心經營下去的話,甜蜜會慢慢進化。例如大家開始知道大家很多生活小習慣,你知道,而且你也用心記著,所以很多小事也可以照顧得周到。身邊的人,尤其是對方的家人朋友看見,也真的替那個你愛的人高興,因為這些小幸福,讓大家都知道他很安全和被愛。這是甜蜜的第二個層次,濃度不會高得像蜜糖般灼熱,是感染到身邊其他人的甜蜜。感情再深厚一點,當對方身邊發生什麼事,你已經懂得在最關鍵的時候如何支持對方。例如當愛人探望醫院的家人時,看著家人辛苦,你會將手輕放在對方身上表示你懂。這種甜蜜像光,是溫暖的,也對其他人有啟發,因為這種甜蜜,就是愛。

《陽光》

每一次雨過天晴,我都會想起麥兜心意卡的那句:『雨過後,天一定會晴,一定會。』這句『一定會』是整句的重心,而這句說話,也讓我想起某些讓我印象深刻的人。

我記得,很久很久以前,看Tom Cruise前女友的訪問,她說,Tom Cruise是很懂得讓人覺得自己很好的一個人。這個陳述很有趣地在我心中留下痕跡,我很驚訝,原來世上有這種人。我沒有考究究竟Tom Cruise是不是真的如此,我只一頭就被這種美德吸引。懂得讓人覺得自己好,是多麼重要,而又被人忽視的一種美德。我們懂得挑戰別人,懂得批評別人,偏偏我們不懂鼓勵別人。批評別人和鼓勵別人,需要的洞察力是一樣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批評別人比鼓勵別人易很多。可能是因為,我們的文化社會慣常有一種心態,覺得人家有什麼厲害他自己知道了,沒有什麼該要特別說的,要說的,就說一些他們不知道的東西。我們究竟為什麼有一種心態,覺得人家很知道自己的好,而不知道自己的不好呢?實情是,我們往往知道和相信自己的不好,多於我們相信自己的好。挫折,應該交給經驗,我們作為人類,應該負責鼓勵其他人類。因為就算你讓一個人如何覺得自己好,他最終還是逃不過命運的考驗,作為身邊的人,我們應該提供更多力量給其他人,何必再對人多一點為難呢?

能夠懂得鼓勵別人,讓人家覺得自己很好的人真的不多。不過,我們不用祈求上天安排這樣一個人來到我們跟前,我們自己成為那個人就足夠了。

《樂子》

有一天,我看見一個我很喜歡的朋友做了一件事,然後我就明白為什麼我如此喜歡這個朋友了。

一天我跟這位朋友去買東西,他駕駛。買完東西之後我們都要趕回家休息,很可惜途上遇上歷時很久的塞車,結果我們塞在路上,因為累和肚子餓,大家都沒有說話,而我感覺到他其實開始很不耐煩,因為他真的又餓又累了。當我們終於可以開車回家,在途上,本來很憫的他,突然間想起在路上有一家店的麵包很好吃,於是他就立刻駕駛去那家店,買他最喜歡吃的東西,吃完,他就快樂起來。從這件事我看到,這位朋友最可愛的地方是,他也有情緒,但他總會找到方法讓那個不可愛的情緒停止。這種人,就是真正快樂的人,因為他有個意識,不要讓不好的情緒干擾自己。他其實不是刻意要自己快樂起來,只是在一個會讓他發脾氣的路上,他就會自動找到一些樂子讓自己滿足和輕鬆過來。對我來說,這是一種生存的智慧。

懂得找樂子的人,只要他找樂子的動機不是傷害別人,這種就是生存的智慧。人生中,我們總會遇上很多不同種類的不快樂,我們可以選擇讓這些不快樂纏繞我們,但我們也可以選擇用一個讓自己快樂的方式來拆解這些不快樂。生存,其實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方法。在適當的時候懂得找樂子,是讓自己健康和對別人好的生存之道。我特別欣賞那些不輕易讓自己不快樂的人,因為他懂得生命本來是美好的。就算不是腦袋『懂得』生命是美好的,他的心靈也很自然就往快樂那邊靠,不怨懟,這種人最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