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九月 2013

《對不起》

這句話最常說,也最難說。難說,因為難說得好。

有哪一句對不起是可以說得好的?要說對不起都已經不是好事了,不對不起人家就不用說對不起啊!但錯,誰都會犯,而我發覺,能夠反省自己知道自己錯的人很多,錯完之後還承擔責任去真誠地說對不起的,不多。不多,因為這個動作要求的不止一個誠心。

假如你跟朋友吵架,朋友為你幫忙了你很多,然後你卻以為自己很幽默地說:『啊!那不過是他有很多時間啊!』然後朋友知道了,受傷害了,因為他為你的付出是因為真心對你好,他是特意花時間去幫你的。你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你會怎樣說這一句對不起?可能是為了面子,可能是因為真的不懂得處理人家生你氣這種情況,你可能會說『我不過是說笑而已!你不要那麼小器喇!』誰知道這些說話卻越說越糟,因為那句對不起根本沒有說到出口。真正能夠說得上是對不起的,裡面有的是對這件事真心反省過的心情。你有沒有好好反省過自己,你有沒有好好了解過對方的感受,從你的對不起是會感受得到的。其實,當一個人受傷害了,他的感受其實痛得他自己也沒有辦法形容出來。當你受傷,身體就好像很懂得為那個受傷的心落保護網。它會為你關起心,同時也會關起耳朵,你什麼沒有意義的藉口也不會聽得進心裡。身體為你關了一道門,而那道門沒有門鎖,只有咒語才可以再打開。

『對不起』是一句咒語,讓這句咒語見效的魔法,是一個願意花時間和力量去了解對方感受的心。只要願意,你就用得到這個魔法。

《猛獸和女王》

在關於夢想和時間的故事中,它們都是蠻不講理的猛獸,或者是難以討好的女王級麻煩女人。只要你不願意付出一生去追求,只要你對機會掉以輕心一點,夢想和時間都會將你拒諸門外。夢想是難以抓緊的東西,就像猛獸一樣,你越想馴服它,它越會找機會一次又一次證明你沒有能力,於是你一定要付出你能力範圍以外的努力,流很多血很多汗才有機會跟它正面交鋒,才有機會將它收歸你門下為你打拼出一片樂土。時間比那些神級麻煩女王更難服侍,因為她越叫越走,這一刻你不小心睡多了,你已經不知道該在哪兒把她找回了。她從來不會答應你為你留下,就算你有多麼需要她,她也不會給你承諾,她唯一可以保證的是,要是你放棄,她就會狠狠離開你。究竟是誰開始這樣形容夢想和時間的?究竟這個動機是什麼?在有名的歷史上,關於追求夢想和把握時間的故事裡,你看到的故事主人翁,都受過很多苦才得到一絲歇息的機會。說真的,我覺得這個恐嚇很悶。為什麼不告訴大家它們真實的一面?追求夢想的路不是荊棘滿途,而是有很多遊戲關要過,你要付出的不是血汗,而是創意和耐性。上天給你足夠的時間去尋找快樂,你去找,她就會伴著你。當你專注,時間甚至變得不重要。

將夢想和時間說到這麼恐怖的,其實是自己的心魔。心魔,是心裡沒有健康成長的孩子。孩子,要透過溫柔、具啓發性的快樂遊戲和耐性來教育。教育這個孩子的責任,其實就在你身上,因為只有你需要跟它相處。教育,從來都不怕遲。

《口愛》

愛要從口中表達出來,我們有語言。

說『我愛你』是的,說『我想你』也可以,告訴人家你對自己有多重要也是方法。從來都說,愛要勇敢說出口,不表達出來人家不知道,誠懇的說話力量很大。高層次一點,說話不從口說,而用別的方法去說。我們的眼睛可以說話,眼睛能好好表達的,比從口中出來的說話更加深刻和精彩。在人家最難過的時候,你的眼神裡面可以有憐惜,有明白,最重要的是,有接納,接納對方難過,而不去逼迫他現在快樂起來,這種溫柔,嘴巴表達不了。然而這樣不代表嘴巴比眼睛低級一點,因為說話,不是嘴巴唯一能做的。嘴巴可以微笑,可以大笑,可以吻,也可以閉上。不論對方是你的誰,大家溝通的時候,大家總是有自己各自的觀點。我們總是覺得自己是對的,我們總覺得自己看得比對方清楚。因為我們深信自己是對的,所以我們還會嘗試說服對方也依我們的想法。很會用嘴巴說話的我們,總是可以找到最尖銳到位的字眼去表達自己,而越長大我們越發覺,我們越會找字,同時,也越讓自己跟別人距離更遠。有些話是可以不說的。例如,你看到人家有什麼弱點,你可以不說出來。第一,人家可能根本不當那是弱點,那個弱點可能只是相對你的看法來說是弱點而已。第二,人家也有自尊的,你又憑什麼對人家這樣說呢?第三,有弱點又怎樣?誰沒有?不是所有事情也需要修正的。

懂得在適當的時候閉嘴,讓嘴巴只用來吻和微笑,用心接納和不評論,這也是一種功德無量的口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