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十月 2013

《從陌生到熟悉》

大概什麼關係,也會經歷一個這樣的過程,就算相遇的時候是多麼的相逢恨晚,就算是如何感覺到像前世註定般匹配,大家也不能否認,我們一開始都是陌生人。

既然一開始就是陌生人,大家是需要一點時間去摸索對方的。我們不知道大家的脾性,不知道彼此最介意的是什麼,甚至也不理解如何才能令自己眼前這個新朋友最快樂。也許大家從一個話題開始拉近,接著開始談到天南地北,從而你就覺得彼此投契得打風也不會把你們拆散。是的,你當然會在投契的時候偷偷觀察這位新朋友是個什麼人,但不經過時日相處,其實你們不過是『熱戀』中的陌生人。

朋友如是,愛人亦如是,甚至更甚。

愛人之間有熱情,有激情,這些情緒將那種陌生感破解。從剛相識到玉帛相見,可能只是三天,甚至一夜之間的事。經過很多天緊密接觸,你才發現,原來眼前這個跟你如此親近的人,背後還有一個世界要你去發現。對方會成長,會改變,同時也帶著很多曾經來到你跟前。能夠熱戀,然後慢慢認識對方多一點,再多一點,是一件很美麗的事。這也是做情侶,也不要忘記做朋友的重要。

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讓兩個人拉近,都不要忘記繼續認識對方。你可以找到一些對方讓你不習慣的小點,但愛會讓你接受,甚至愛上這些你本來不熟悉的特性。經過多少層認識,你也是會如此,甚至更愛一個朋友或是那個愛人。我們永遠都不要忘記,相處間的細微觀察和接受,才是真正讓兩個人從陌生走到熟悉,從相距變得親厚的歷程。

《一個人的小旅行》

當生活繁瑣得讓人透不過氣來的時候,我們都應該來一趟屬於一個人的小旅行。

這個一個人的小旅行不用機票,不用錢、相機、地圖、日程,你需要的只是一雙腿。晚上,騰出一點時間來走路,一個人散步,散開的心,也許比一個真正需要很多安排的旅行來得更徹底。就算你真的去外地旅行,也許外間的新奇會沖洗掉本來有的煩擾,你也可能因為這樣而忘記了你本來的煩惱而重新做人,不過,你也可能會被很多其他的東西騷擾你的平靜。一個人走路,你卻可以與自己的呼吸和步履相處。感受自己的心跳、呼吸和步履,你用最平靜方法問問自己問題,也可以靜靜的回答自己問題。去外地旅行不是不好,不過那是另一種跟自己相處的方式。有時候,我們需要的其實是跟自己來一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就像跟朋友坐在海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話一樣。不需要太認真的討論什麼,純粹是讓自己身處一種狀態。跟誰也不用常常有太認真的討論,因為有些事情是言語幫不到忙的。跟朋友、戀人、家人的關係如是,跟自己的關係也如是。一個人平靜地散步,你會發覺你看見的跟平常看見的不一樣。平日走在街上,大家都帶著煩擾的心情去上班去趕忙,當晚上你看見人群時,他們都已經收工了,狀態不一樣,大家比較像在城市的親鄰。

當你走在街上,看著人都平靜下來了,在那個氣氛,你會突然明白,有什麼應該堅持,有什麼你可以放手。這種狀態沒有原因,你一定要嘗試親歷其境才會明白。旅行的意義,大概如此。

《當別離》

我們都以為每一個『再見』也可以輕鬆地面對。至少我以為是。因為我們選擇了開始一些關係,也自然有權利選擇結束那些關係。然而,我總是忘記,其實每一個相遇和結束,都不全然是我們選擇的。

每一個降臨你生命的人,都在你沒有選擇的情況來臨或離去。你不能預計在哪個時候、在什麼場景遇上那些人。你出生那一刻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誰,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離開;你不知道將來誰是/不是你的真正朋友,直到有某些事情發生;你不知道哪個情人會/不會留到最後,直到你真的要離開這個世界。表面上一切我們都可以自己選擇,但當中有多少身不由己我們自己知道。你明知道不應該還留下,你也明知道不應該也離開,你明知道會離別,但又懶於珍惜。好好的時候,我們不會想說再見;不好的時候,我們可能很想說再見,但有很多我們自己才了解,甚至不理解的原因讓我們裹足不前。到了這些時刻,何謂選擇呢?真正的選擇在誰手?

相遇容易別離難,最難過不是要親口說再見或是不能說再見,而是經過了那麼多,最後原來還是要別離。最後還是要別離,那麼過程是為了什麼?中途為什麼有人要下車了?就算我們有多理解世情和樂觀,面對選擇說再見或身不由己一定要別離的狀況,我們還是會如孩子一般脆弱。難過的不是你怕別離之後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什麼實質的事情最後還是可以有方法安排和處理的,難過的是,你的心要去承受別離那種不能言喻的痛苦。

上天說:『別離當痛,痛,就當別離。』人心,怎會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