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十一月 2013

《坐牢》

有時候我相信,其實每個人都活在一所監獄當中。

這所監獄有很多我們聽過,而且可以影響一生的說話。那年你選擇了離開一個對你很好的人,除了你自己,所有人都告訴你,要是你放棄了,你就會後悔一生。你離開的時候,那個人說:『你就是一個不值得擁有幸福的人。』你憤怒,你覺得被侮辱,同時這句說話也肯定了你選擇離開是對的。日子久了,你發現這句說話常常在你心裡縈繞,尤其當你遇上下一個對你好的人,當你想努力經營這段關係,無奈兩個人相處總會出現小磨擦,這句說話就會現身,彷彿咒語一般把你的心勒緊,原來你也相信了你自己不值得擁有幸福。小時候考試考得不好,老師說:『你這樣懶惰,你將來一定不會有出色。』你因為這句說話發奮圖強,以後的努力彷彿都是為了證明這句說話是錯的。你一直衝一直撞,到了前途上的關口,你真的不確定你是否能衝過去了,這句說話又再次像魔鬼一般出現眼前,是的,也許老師說得對,你不會有出色,既然花了這麼多年,遇上難題你還是過不去,那麼你的人生就註定是這樣子。

每次人生遇上要你破殼再上一層樓的階段,這些說話就像獄卒拿電棒襲擊你般將你擊倒。然而,這所監獄是你跟其他人一起建立的。你就是狠狠地把這座牢房越建越堅固的獄長,而你,也就是拿著電棒把自己擊倒的獄卒。可怕的不是你這樣對待自己,可怕的是,你軟弱到覺得其實獃在這所監獄,比做一個自由的人更好,是你自己選擇要守著這所監獄的。

守城守得久了,你累嗎?

《空房》

你有沒有這樣的潔癖?每次結束一段關係,你都花時間把殘留下來的碎片清理好,好讓心房乾淨,當你遇上一直未出現的,你一直等待的人時,你的心就像一所有足夠空間放置所需一切的房子,以後這人就可以在裏面安住。

這種潔癖,從展望將來的角度看的確是好事。你不好好清理自己的心,又如何有地方容納該容納的人呢?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要將從前有過的故事都從心靈“清理”掉,是很冷漠很殘忍的事。有發生過的,不應該被抹掉,因為那些故事總有它們的價值,那些是讓你成為今天這個人的重要養分。

對,是養分。

能夠讓故事成為養分,一定要經過消化。和平分手的,等於路都已經走到盡頭。要是該留戀的沒有被留戀,該留下的都決定要離開,都選擇和平地結束了,那麼有什麼感覺和遺憾還要留在心中呢?這種關係最容易消化,分手後也最容易做朋友。因為第三者分手的,你可以當留下一個教訓,以後也要懂得帶眼識人,另外,也可以當上了愛的一課。就算人家有第三者,也不代表你沒有問題,同樣,也可能代表關係根本就不快樂,可能是你自己死命抓住關係不放,哪管不快樂也要撐下去。除了憤怒之外,了解你自己和關係的問題,也是你需要好好消化的學習。最難消化的關係,莫過於『愛別離』。相愛但要別離,是什麼道理?而這一種,都是留在心裏良久也清不去的心事,因為裏面有遺憾。

你只可以明白一件事:『是你的就是你的。』那個跟你相愛也要別離的人,要是屬於你的,早就是你的了,不如,珍惜眼前人。

《底線》

我記得讀書的時候,一位朋友對另一位朋友這樣形容:『這位朋友的好處在於,他很清楚自己的底線,而且他會讓你知道。』那時候,我不懂這句說話的意思。讀書的時候還不過二十歲,連自己是誰也不確定,怎會明白什麼是底線?更遑論懂得欣賞讓人知道自己的底線是什麼這回事。

到我長大,遇上不同的人和事,這句說話又浮起,我才體會到朋友的這種好處究竟是什麼。『人心叵測』這句說話老生常談,也是因為人心叵測,我們才會碰了釘自己不知道。大家都有自己的堅持和價值觀,當我們都拿著自己的標準去跟其他人接觸時,要是沒有直接坦誠的溝通,你猜我我猜你的,大家終究會去到分裂的地步。除非中間出現一些事情讓大家可以將心事都和盤托出,大家有機會看到和明白彼此的觀點,還有機會用愛去將堆積了那麼久的塵垢抹掉,否則關係要過關,真的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還有要吃很漫長的苦。

跟讓人知道他的底線那位朋友相處,是很舒服的事。能夠讓人家都輕鬆,因為他磊落。一個人能夠不怕人家喜不喜歡自己而讓人知道自己的底線,是一種很難得的老實。他很實在的讓你知道他喜歡不喜歡什麼,介意不介意什麼,人家對他好,他就心存感激,所以,只要你有心,相處就變得輕鬆容易。

也許,肯讓人家知道自己的底線,是一種信心,也是一種心地。你相信和接受自己是誰,是信心;為人家著想,不需要人家如何猜你度你,這也是一種心地。底線,原來不只是防線,它更是讓人拿捏相處空間的界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