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一月 2014

《當我想起你》

誰都有過一些難忘的愛情故事,難忘,都一定是因為你『夾硬』不肯忘記。

有些人喜歡將這些故事用保鮮紙包起,在回憶裏面,這些故事一湧上來,那些感覺還是活脫脫的在心中跑來跑去。那次你跟那個誰到便利店買宵夜,你記得他喜歡吃那些冰鮮雞腿,還要加上很多味精醬油,你說太鹹明早睡醒會腫,他說他每天早上都做運動。那刻你不知道應該覺得他任性,還是佩服他懂得放縱也懂得克制,不過分開以後,每次你經過便利店,看到雞腿你就想吃一個。也許是因為這個如此小的故事,就是屬於你和他的故事,小得你不想去刻意忘記,但也小得可以在每個片刻浮起。你很想這個人嗎?沒有,不過那些小節就是沒有離開你的心。雞腿不是重點,味精醬油不是重點,他的任性還是什麼懂得放縱懂得克制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小東西證明你愛過。

每段感情都有紀念品,有人抓著這些紀念品不放,聰明一點的將紀念品變成養份,薄倖一點的將紀念品忘記,脫俗一點的連紀念品都不拿。說真的,為什麼要拿呢?為什麼談戀愛的都喜歡將每個片刻收集起來,等到一天那個人都不在了,然後就到處炫耀你的愛情當中有些人你就是忘不了?戀愛的過程不是用來收集回憶的,戀愛是一個即煮即食即消化的過程,戀愛就只有那個片刻,每個片刻都是永恆,它們不是可以塵封的回憶。

愛就只有這一個片刻,要是你真的活在當下地愛著,那些『當我想起你』的時刻,其實根本不存在。不過人就是喜歡故事,不然文字和歌曲,還有什麼意義?

《示愛》

朋友跟我分享一句說話:『要是你愛一個人,做出來,總比說出口好;要是你不愛一個人,說出口,總比做出來好。』

說話不是什麼時候也派用場的,尤其當那些時刻需要真心的時候。真心總是難以用說話表達,因為說愛太容易,展示愛卻如此難。你自問,有沒有一些時候,你覺得用口說很多情話哄了對方,就好像用情話買了時間,對方不懷疑你的時候,你的心就可以去想其他事了?情話說得好聽,對方的確是會覺得心甜,然後你就不用花很多時間報告你的行蹤。要是你是如此對待伴侶的人,你一定做不出愛的行為。要是你愛對方,你會盡力在對方身旁,而不是說到天花龍鳳但自己卻從來也不在。你不會要對方等你太久,你不會跟對方身處同一個空間但視而不見,你不會無間斷地說一些情話但完全不理會對方需要的是什麼。說話要是能夠取代真的愛,那麼所有關係也很輕易,坊間教我們說情話的書應該被奉若聖經,而且我們的社會也會很和諧。

愛往往很容易變成一些只用口說而不用心做的行為,而不愛的時刻,我們卻樂此不疲地做。

當你發現你不愛對方時,你記不記得你用了多久時間來對他冷淡?你還是會說一些淺薄的情話,但你的眼睛已經不看對方,你對他的一切都開始不耐煩,你的行為清清楚楚的告訴對方:『我真的不愛你了。』但你的說話還是想掩飾什麼。不知道你還在拖著什麼,但你就是不可以簡單告訴對方你不愛他了。

適當的時候,用心和語言好好跟對方溝通,無論是愛或不愛,都是最好的示愛。

《愛到你漂亮》

記不記得那天你看見你的他時,你的心有多震撼?他的眼睛像閃了光,你從來也沒有見過如此動人的亮,那雙眼睛剛好把你整個人包圍著,只要他看你一眼,你就好像被抱緊了千萬年,而感覺卻像一秒,看著那雙眼睛,你告訴自己永遠也要跟著這個人;她的嘴唇和裙子配合得剛好,你就是整個城市其中一個為她停下腳步的人,那麼多人看見她的閃亮,唯獨你看到她的脆弱,不知道哪裏來的運氣,她居然答應以後她的日子都是屬於你的,你不敢相信,以為自己已經用盡了一生的福氣,那一刻你答應自己,你一定要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給她幸福的人,本來幼稚和不想長大的你,一下子變得踏實了。

一起以後,一切還是那麼動人,除了有時候你隱約感覺到,見到他的動人的,不止你一人。你知道世界上還有很多其他人窺看著這個他,有很多人還等待著投進這個懷抱,你擔心,你緊張。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你看見對方的漂亮時,漂亮外面還有很多身影,草木皆兵,你覺得對方的漂亮有問題了。當他準備出門襯衣服時,你心裡暗暗希望他找不到那件他一穿起來就神氣的襯衣,當天他狀態不好的時候,你擔心之餘,卻暗裏放心,因為那些狂蜂浪蝶不會被光芒迷倒。從何時開始你變成如此?是你不相信自己的魅力還是他真的太動人,敵人太強悍?你愛他,你卻開始想他不好。

愛他,你應該愛到他更漂亮。眼前這個人是如此珍貴,他越光芒,也是因為你的愛越來越濃厚,越來越充滿能量,而你,也會因此更美麗。

《馴服》

我想,你總有試過想馴服別人吧?

那個人,本來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孩子,他還未想安定下來,但偏偏你選中他了,不知道是因為愛還是不甘心,你希望你就是那個在他身邊將他馴服下來的人。你用盡一切方法,讓他知道他其實不可以失去你。在這個馴服的過程,也許有很多夜難眠的晚上,害怕他不知道跟誰在混,但你沒有將你的懦弱放在他跟前,你用聰明好好觀察,然後一直細緻入微的照顧這個人。是的,開初他還是懵懵懂懂的不知道你看穿他什麼,直到一次在他失意的時候,你輕輕的跟他說:『親愛的,你從來都是這樣一個莽撞的孩子,你很多事都想做,就是因為你有力量去完成。只是,有時候力量是會減淡的,就像太陽,有中午也有夕陽,但夜晚過後太陽還是會升起,就像你明天也會找回你的力量,不是嗎?』這句說話就像魔咒狠狠的種下他心中,從他回你的眼神那種難以置信,你知道你做到了,他慢慢開始變成一個人人豔羨你能擁有的好情人。不知道你們到最後會一起走上怎樣的路。也許是一起長大,也許就是成長的步伐不一樣,你跑過頭,他還在追,結果關係走到盡頭。你回想起來,你用盡方法去馴服的這個人,原來不是你最後的結果,而慢慢你才發現,你真正馴服了的,其實是你自己的心。

當你見過自己有這樣一種力量,你根本不會懷疑自己的生存能力。無論往後你遇上什麼人關係,『馴服』已經不是主要課題。你需要的,是帶著這種能力,找一個跟你並駕齊驅的人。信心,其實都是馴服回來的。

《終轉站》

終於一天你們來到這個境地,一個終點站,或是,中轉站。

當年開始這趟旅程的時候,你們手上都拿著一個小小的行李包。那個包包新新的,沒有一點瑕疵,就像你們兩個的心,青澀的,除了對方和對這個旅途的無限期待,還有那些因為愛而來的精力,什麼多餘的東西也沒有。沿途你們越來越相愛,為旅途準備的也更多。記得那次溫存嗎?你們抱著大家,在大家的體溫裏面,什麼都沒有說,就算手裏還沒有指環,但心裡卻不約而同地做了一個決定,你們決定要用生命環著對方的心,這個為對方許下的承諾,比一紙婚書還堅定。決定做了,接下來是生活上的默契,行李也漸漸多了。一天一天一年一年,那些對方喜歡的,不喜歡的,你們都瞭如指掌。生活下去,儲下來的所有大小東西,你們都不忘放進行李箱裏,那個行李箱,是你們整個旅程的見證。

終於一天你們來到這個境地,一個終點站,或是,中轉站。

行李箱不再新了,裏面的東西多,箱子的疤痕和污垢也多。不知道是你還是他,突然看見旅程有另一個出口,提著的箱子從『幸福的準備』變成『成長的枷鎖』。也許不是箱子真的那麼重,只是你的心已經不再想將箱子提起。你覺得這趟旅程應該完結了,你再沒有提起箱子的力氣和心機。

從來旅程當中最重要的都不是行李,而是心態。無論這是終點站還是中轉站,要丟下的都不一定是這個旅伴,而是旅途當中留下的垃圾。

相處總有困難時,成長也不一定殘忍,放下行李箱,好好再認識眼前人,旅途,其實還可以繼續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