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五月 2014

《切割》

不說那些『水過鴨背』式的愛情,就來談一下那些『就像前生註定』的相遇。

不要自怨自艾地覺得覺得這篇文章不關你的事,這些緣份一定會降臨你身上,因為每個人也有機會遇上這樣一個人,哪管你現在已經年過五十。遇上這個人的時候,你好像突然間更加明白你為甚麼會走過那些路,學習過那些事,而為甚麼那一切又會將你變成今天這個人。你更會覺得驚奇的是,當你找著這個人,你發現你就像一個初生之犢一樣束手無策,很多你以為自己已經懂的事,一下子變得一點都不管用。你以為肯為對方付賬就是愛的表現,原來這一個人想要的不是你如何在生活上照顧他,而是你肯花時間給他。你以為什麼也遷就對方就是愛,但你卻不懂,原來當你無條件地遷就的時候,對方根本沒有機會了解你真正的感受。從前作遷就的時候你不是真的那麼大方的,你其實蔽著一肚子氣,到一天受不了,你就決定離開,但其實對方根本完全沒有機會知道他錯了什麼。面對眼前這個無比珍貴的人,你一定要盡量坦白,讓對方了解你的故事和做人底線。假如真的很愛,你一定不捨得讓對方最後死得不明不白。真的相愛,你們一定什麼也可以溝通。要是對方是一個不願意跟你溝通的伴侶,這個人能跟你走下去的日子不會太長。

就是因為對方如此珍貴,所以每次當你們吵架的時候,心一定會格外的痛,那種痛就好像將你切割開來。不過這種切割跟其他不同,因為它不是傷口,而是一種讓關係繼續成長的出口。這個人,你找到了嗎?

《聚散》

常常聽到很多人說,人來人往,總有些人要進入你的生命,也有些人一定要離開。也許在我們這個二十尾三十頭的年紀,大部份人都沒有經歷過很多生離死別。經歷過的所謂道別,就是與一些不能再跟自己快樂地在一起的朋友,在成長中因為各走各路而別離。

我記得出來工作後不久,跟從前一些很死黨的朋友出來見面。見到面的時候,嘴裡很高興的說著從前大家怎麼樣,喉嚨卻不知道哽著什麼,有些話想說但說不出。心裡好像有隻手努力掩著臉龐,另一隻手就拉著線,你一放手,大家就會從此分開兩個世界。你知道,你現在的面貌不要隨便給他們看到,好好的喝過這餐茶就好,大家嘗試保留著從前靠在一起時的大家就好。也許現在的你不是變壞了,但你知道,只要你稍一不慎露出現在的自己,你們就得承認,那些一起靠著大家過的日子真的過去了。那一刻我明白,原來分開不是說一句再見,而是相見,但見到的大家已經是另一個人。

也許生命的過程本身就是列車,但你不能只在一輛列車上停留,你會不斷的轉車。有些朋友留在原本的列車上,你搭上下一班車,車從路軌緩緩開出,某一刻,它跟你離開的那一班列車交錯而過時,在窗裡蔽見的對方,已經變成彼此的風景。

『聚散有時』四個大字毫不留情地寫在成長那一章,需要多少次在不同的道別裡哽咽過你才可以坦然地明白這些字?是的,有些人不能跟你一起搭上同一班列車,但他們守著一個連你自己也不再看見的自己,這種珍貴,也有讓我們微笑的理由吧?

《成家》

對於『家』這個概念,你還是覺得很模糊。這個家你生來就有,睜開眼你就知道,家一定有的就是爸媽孩子。當你開始有家庭這個概念時,在你想像中的家就要有這些元素。慢慢你開始有成家這種知覺,可能是因為跟那位固定的愛人一起都快三年了,又或是你剛好到了適婚年紀,覺得要找一個願意跟你這樣建立一個家的另一半。於是你幻想要生一些小孩,你們兩公婆一人一份經營家庭。心裏帶著小時候嚮往的畫面,成家這個概念變成你想實踐的行動。

你一直覺得,因為你見過的家庭從來都是這樣子的,所以你沒有特別想過這樣有沒有問題。當然沒有問題吧?至少你覺得這樣很快樂。小時候你很喜歡跟家人一起的時候,你真心的覺得你長大之後,自己的家也要如此。不過記得有一次不知到什麼地方旅行,你看著那個小販推著小車賣什麼家鄉包餅,單純的你腦裡突然閃過一個天空很闊和你一個人在路上走的畫面,它不過出現了一秒,但你發現,自從那一刻之後,每次你想起未來和家庭時,那個一個人在路上的畫面就會偶然出現幾遍。你再看看身邊這個人,他看你的眼神跟你見到爸爸看媽媽的不一樣,也跟你的想像不一樣,對於婚姻,他沒有太興奮,讓你驚訝的是,原來你自己也沒有真的很期待。你開始想,究竟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那時候,你以為自己想要那些是因為什麼?愛的人和家究竟什麼樣子?

究竟『家』是不是像一個電腦程式一樣,一定要有某個既定模式才是家?你的心真正嚮往的是什麼?成家之前,你有好好想過嗎?

《應該相愛的理由》

1,你們性格也許不合,一個喜歡滔滔不絕,一個沉默寡言,但你們應該相愛,因為就算你遇上跟你一模一樣的人,大家也不會沒有問題。加上,大家性格不一樣,我們就可以從裏面學會更多關於相處的學問,關係也立體多了。既然相愛,要選的是你愛的人,不是跟你天衣無縫的人。

2,假如這個人在的時候,你發現太陽不單純是個讓你熱到想罵人的星體,而是讓風光明媚的陽光,這個人也讓你覺得呼吸變得有意義的話,那麼你們應該相愛。要是這人讓你有這樣的感覺,你還在找其他不應該相愛的理由,那麼是你自己懦弱而已。你也許會想,要是這個人已經屬於其他人的話,那麼你還應該去做第三者嗎?我告訴你,要是他是這個人,他一定有一個特徵:他會在對的時候,以『只屬於你一個』這種姿態出現。

3,要是這個人快樂的時候,你為此比他更快樂,那麼你們應該相愛。要是這個人不屬於你的心,你不會為他喜而喜,也不會為他的悲而悲,因為你們之間根本不會有那種心連著心的神通。能夠跟你有這種神通的人只有一種,就是你這輩子都應該好好去愛的人。

4,要是你們很討厭大家,你們更應該相愛。所有緣分之所以連成一線,因為你們之間,需要用時間和心機,跟大家攜手修補和豐富任何積累下來的孽和緣。相愛,是最後你們應該走上的路,也許時間要很長,也許最後還是要道別。

以上種種相愛的理由,適用於任何關係,包括家人、朋友和敵人。

對於人與人之間有的一切問題,愛,總是個不會錯的答案。

《男人的幸福》

有時候,我會心痛社會給男人的枷鎖。說得上是枷鎖,因為有很多時候,男人總是沒有辦法很輕易地擁有真正的開通溫柔和自由。

以情感為例,為甚麼男人總是難接受自己軟弱?這是最老生常談的問題。一句『男兒有淚不輕彈』,的確為從前要奮勇打仗的男人注入一種力量。不過在這世代,就算要打仗都是打心理仗,要不輸,最重要的是心靈夠敏銳,包括對自己的感受敏銳。假如一個男孩子從小被教育成為一個不能坦誠面對自己感受的人,那麼他又怎麼會有足夠的時間與機會跟自己的心靈相處?我現在說的不是所有男人,而是比較大多數的男人。我認識的男人當中,能夠對自己和別人都敏銳坦誠的,大部份都是男同志。當然我也見過一些很敏感的直男,不過這些都是一些特別的故事。可能有關他們的身世與行業,也可能有關他們父母的教育是否真正有愛。女人似乎比較容易做到對生命和自己都坦白和敏感,不過我更相信的是,靈魂成長是公平的。無論你擁有什麼荷爾蒙,你也有權利成為一個對一切充滿敏感度,對自己和別人都坦誠快樂的人。

看一個男人如何處理自己對待生命的態度,我總會看到他們都好像為了要達到某一種社會定下的標準而堅持,這個標準有什麼意義,也許連他自己也沒有好好想過。尤其當一個男人成為了父親,下一代像一面鏡子,將他深層對生命的期許與感受都反映出來時,當期許落空,那些失落和憤怒從何而來?

其實,最應該知道這些的是男人自己,因為關於幸福和快樂的答案,就在裏面。

《友誼萬歲》

當我經歷完斷食之後,第一口吃下的東西都是很清淡的,因為身體不能一下子吸收那麼多東西。我記得第一口吃的就是清湯上海麵。我本來很討厭上海麵,因為淡而無味,而且味道寡得讓我這個習慣飽餐的現代城市人覺得很淒涼。當我吃下那一口麵,我突然發現原來不是上海麵太清淡,而是我的味蕾太沒知覺。

每種食物也有不同性格與表現,就像不同的人。有些味道像電視明星,很容易讓你愛上,因為每天你都看著,不用太花神去研究,也不用太用力去發掘它的美好,幾乎一放進口裡就滿足了,叉燒飯就是這一種。有些味道像一些你一眼看不出他可愛的朋友,但在不同階段,你對這個人卻有不同的認知,就像上海麵。它不會隨便撲出來爭取分數,也不像叉燒飯一樣有冠冕堂皇的霸道與美味,它只是淡淡然存在著。湯底的厚度功力有多深,麵的質感是否適中,溫度是否怡人,一切都看你味蕾和心靈的造化如何才感受得到。

那口上海麵好吃,肯定不是因為我很餓所以什麼也好吃,而是因為我的味蕾終於從沉睡中醒來。自從這次斷食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跟身體一點也不老友。除了第一口上海麵如此震撼之外,剛剛吃過的牛肉飯也讓我甚驚奇。平常吃牛肉只分辨到好吃不好吃,我從來不察覺它在我身體起什麼變化,但吃完那碗牛肉飯後,我的身體居然冒汗。牛很熱,而且會補血,平常我的身體不會有這種知覺,但這次吃完牛肉,我終於感覺到它是怎樣的一種養分。

真正跟身體做朋友才是經營人生的大事,祝大家友誼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