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七月 2014

《入口》

假如每個人都可以建立一座城堡,那麼城堡本身就是一個人的防衛與特徵,裏面把持一切的國王就是他的靈魂。

有些人的城堡固若金湯,外面是一條既深且闊的護城河。護城河裏面還有很多食人魚在守護,就算你看得見入口,看到這個護城河也不知道該怎樣跨過去。假如在城河外面偷看,你會發現城堡的塔端有一盞孤燈,裏面就是城堡主人,就算孤獨,也不會隨便開放城門讓人進入。有些人的城堡好像個樂園,外面沒有大軍守護,門口打開任由人進出。從外面看進去,天氣總是晴朗,城堡色彩繽紛,彷彿樂園就是個天堂。兩種城堡所描述的,就是最極端的兩種人。前者的確難以相處,但擁有這種城堡的人,裏面總有一個入口通往他的溫柔之處。

你想想,要將城堡設計得如此堅固,要保護的其實是什麼?不是裏面真的脆弱,何用如此堅強的保護網?要找到通往這個入口的路當然不易,找得到,要走進去也會費一點力,但只要用愛和真誠,你一定會從這個城堡主人心裏得到最堅厚的友誼。就是因為這個誠心太珍貴,城堡的主人也不輕易對人信任,城堡才需要如此駭人。將城堡變成樂園的人,也許是他真的堅強所以完全不用防守,也許是他真的寂寞,所以生怕城堡裏面沒有人,總之,你幾乎不會找到入口進入這種人的內心。究竟他的內心是什麼,也許連主人自己也不知道。

一個真正自由的人,他會是一塊空地,你看見它是什麼就是什麼。不用粉飾,不用建構,沒有入口和出口,他就是一個可以與所有世界接軌的自由空間。

《一個人》

林宥嘉有一首歌叫《我總是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就是歌名就叫我喜歡上。我同意,「一個人」這種跟自己的共存,是需要練習的。

我記得初中的時候,因為太想要朋友,於是我總是對朋友唯唯諾諾。生怕只要有自己的個性,不好好遷就其他人,我就不會有朋友。可是,就算我很認真地對待其他同學,他們還是會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是事情不理睬你。最後,就算我是個大好人,我還是很多時候都孤獨一人。到了中三暑假,我突然覺得,是你的朋友的,總可以成為你的朋友,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勉強沒用。我知道我不過是害怕一個人,要是我不害怕只有自己一個,那麼我也不需要再為其他人放下自己了,於是我練習一個人吃飯,我嘗試不害怕身邊沒有人。我成功了,我很會自處,而因為這樣,我真的開始認識到屬於自己的朋友。我變得可以孤單,但我一點也不孤獨。

我很幸運,很早就學會獨處的重要。學會獨處,對我以後的生活很有幫助,連跟人相處的技巧也可以從獨處學會。雖然每一個人都不一樣,了解自己不等於你了解別人,但了解自己這個過程,會讓你鍛鍊出細心認識一個人的耐性。你自己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從觀察自己開始,你就可以學會如何觀察別人,從而讓自己更加可以自在地在不同群體之間自處。

一個人,在任何地方也能夠不孤獨,就是一種自在。自在比自由更可貴。身體可以隨處去是自由,但就算身體不能隨便動,心靈還是喜悅平靜的,就是自在。一個人,應該追求的不就是這種心靈自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