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九月 2014

《必要的叛逆》

叛逆是必要的,但叛逆的對象,並不是你認定的那個敵人。

你要對自己的過去叛逆。

過去是由什麼組成的?記憶?經驗?那麼記憶和經驗是由什麼組成的?你小時候曾經對某一口在遠處的井好奇,於是你想走過去看看,後面突然有個大人大聲呼喝:「不要走近!那裏太危險了!」這只是故事的開端。那麼,你之後會怎樣選擇呢?

1,回頭。因為大人說這裡很危險。
2,不理。照樣走過去看看,之後被罵才算。
3,暫停。當大人離開的時候,你才偷偷走過去看看。

這幾個選擇才構成你的經驗,這些經驗衍生出做選擇的不同態度。

選擇一的人永遠會記著井很危險,所以你當你再面對危險時,你選擇要聽從其他權威的話,不要妄自冒險;選擇二的人覺得冒險是屬於自己的,去探索井這個過程才最重要,於是你總是選擇聽從自己;選擇三的人想要兩者兼得,不想被罵但又想探險,於是你會慢慢發展出一種「平衡」的技巧。這三種選擇並沒有哪一樣比其他的好,我們著眼的應該在另一方面。從這個比喻以致其他做人對面對的事,我們都要知道其實是這些選擇一直在塑造我們,而我們,就是要懂得對這些被塑造的自己叛逆才能長大。

不是所有險都要去冒,也不是所有險也不值得冒,每一刻都應該冷靜地為那個經驗做決定。你不能以同一種態度面對所有事情,因為每件事要教曉我們的東西也不一樣。要是我們硬要在不同的經驗裏面穩固自己,那麼我們只會停留在一個層次。

成長就是不斷的推翻和重造,這樣的勇氣,你有嗎?

《同學》

每天看社交網站都看到很多關於女人應該怎樣做一個好女人的文章,而所有文章的依歸最好還是教一個女人如何成為另一半的好情人。這個目標明確,努力有道,我也認同,做一個好情人的確可以是一項偉大成就。不過,成為一個好情人,目的又是否真的如此單一?

作為一個人,我們大抵都應該對自己有一點要求。對著情人不隨便哭鬧,除了是因為愛惜對方而不應該向對方亂丟情緒炸彈之外,其實也可以是為自己身體健康和修養所作的努力。你有情緒,另一半去諒解包容是福氣,但最後這些情緒波動所帶來的悶騷和刺激還是你自己承受的,為了自己作為一個人在情緒商數上有所提升,懂得撫慰自己內心所起的風浪,也是你自己的責任與學習。將心比己地了解對方的問題與困難,然後給對方溫柔與安慰,絕對是作為好情人的最高表現,但將心比己這個選擇,也代表同理心的成熟。每個人也有自己的煩惱,而他朝你也有機會遇上同樣的事情,理解對方問題的同時,也早一步為自己未來可能遇上的問題打算,趁此機會好好發展同理心,對你自己面對生命的態度也有幫助與提升。

也許你要遇上讓你心甘命抵地愛上的人,你才會想自己應該如何變得更好,但無論因為什麼人或事打動你讓你改變,也一定不可以忘記,成長和努力也是你作為一個個體的責任。為別人長大是浪漫,為自己長大是作為個體應該修煉的課,兩者應該同時進行。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你得到還有自在的喜悅。

兩個人一起是孤獨但不寂寞的共同修煉過程,你是對方的好同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