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十一月 2014

《迷宮的出口》

甲:「你可唔可以唔好咁樣呀?」
乙:「你唔想我咁樣你想我點樣呀?」
甲:「你自己諗下唔得嘅?!」
乙:「你直接講俾我聽唔得嘅?!」
甲:「好啦咁我地咩都唔好講。」
乙:「你可唔可以唔好咁樣呀…………?」

這不是一段對話,這是一座迷宮。

重重複複兜兜轉轉都說不到重點,週而復始惡性循環的溝通沒有讓誰更加快樂,結果你們都找不到走往快樂的出口。其實,當你們陷入這個迷宮時,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你們認識彼此嗎?我猜你會答:「我認識他比他自己認識自己更深。」那麼我再問你:「你所說的認識是真實的他還是你想像中的他?」你還是會答:「我每天看見他,我所認識的他怎麼可能是想像回來的呢?」假如你選擇答這個答案,那麼我想你自己好好想一個問題,不用回答我:「究竟是什麼堆砌了你腦袋中的他?而你有沒有再去用心看看眼前的他是否還一樣?」

兩個人相處,重複的未必是彼此的性格,而是彼此性格上的衝撞。當你不斷想對方成為你認為他應該成為的模樣時,其實你已經開始停止認識對方。這樣迷宮的牆就出現了,往後的日子,一道道牆相繼建起,直到你們被這些牆隔著,直到你們覺得以後都再沒有出口了。出口是有的,不過就看你是否可以放下主觀角度。要是你真的想對方做到你想他做到的事,那麼你不如先看看他已經為你做了什麼事。當你忘記了欣賞對方的一切,那麼你看不過眼的事就會越來越多,你們就會永遠困在這一所迷宮。

迷宮的出口在哪裡?不如試試向著愛和快樂去找?

《伴侶》

這個身分真的不易做。

伴侶的「伴」字是重點。你心愛一個人,伴著一個人,對方的一切都是你生命的重心。也許你不同意,因為你認為,就算相愛,其實也應該保留自己的空間與責任。是的,理智上,這個說法的確合理。不過,要是你真的愛上過任何人,真的跟這個人作伴,你應該明白,其實你拿起的比你能放低的多太多。

你可能不能自己地將照顧對方起居的責任都扛在肩上,為的不是要去控制,你只想對方過得很好,不用掛心一切細節,所以你更加想做到盡善盡美。這種心腸,只要你真正愛過便會懂。你「拿起」對方的心靈和生活,對方身體不舒服你比他更辛苦,對方不快樂你比他更哀傷。這種全情投入的照顧,任其他人如何叫你放鬆放下你也不會做得到。

真正好的伴侶不會任你自生自滅。當你覺得對方管太多的時候,其實不過代表你連自己的基本生活也不及對方那麼著緊。作為一個人,自己的生活應該妥善照顧,當對方操心的時候,不是因為對方太煩,只是你自己太草率。能稱得上叫「伴侶」的人,一定不會只懂得說順言哄你。因為他要的不是你永遠留在自己的世界自我膨脹,他想你走得更遠。他看見你的好,包容你的壞,但同時不會只縱容你而不說實話。伴侶會將他看得到的東西都坦承跟你說,你聽不懂覺得不順耳不是對方的罪過。

只說好話和跟你風花雪月的叫「情人」;什麼也跟你說,哪管那些說話聽來不順耳也為你好好坦白說的人叫「伴侶」。去跟你的伴侶說聲謝謝吧!要記得,這種相遇,可一不可再。

《美麗的意外》

「我是一個意外,出生的時候,父母都沒有預料會有我。」朋友說完眼神別往其他地方,很快又將眼神放回來,不過我記得那一瞥。雖然那一瞥就只有半秒,但那半秒告訴我為什麼朋友心底裡總是覺得自己不值得。看到這個眼神我有點難過,因為她真的不知道這個意外為世界帶來了多少美麗。

有一次看見她因為工作受委屈,去關心問候的時候,她沒有說什麼不忿的說話,就只淡淡然踏實的說一句:「嗯,我會俾心機。」往後的日子我看見她越做越好,越來越有信心。她苦幹,但從來都不多言。我記得一次跟這位朋友說了一些我想不通的固執事,她沒有說什麼,就只聽著。說完我自己都忘了,過兩天她給我一個訊息,裡面附有一篇文章,內容大概就針對著我想不通那件事的一些啟發與提醒。文章說什麼其實真的不重要,她的訊息才重要:「你告訴我這些心事之後,這幾天我都不安樂,但我真的希望這篇文章會讓你釋懷一點。」當她為我不安樂,我卻覺得心安樂了。你懂嗎?有一種分擔就是如此,對方憂你的憂喜你的喜,就這樣心就能靠近了,而這位朋友就是如此有溫度的一個人。能喜人的喜憂人的憂是很了不起的事,因為有很多事情其實說不通,安慰不了,但只可以透過這種同理心所散發的力量來撫慰。我這位朋友,快樂的時候有感染力,不快樂的時候卻沒有破壞力,這是她對這個世界的風度,也是我最欣賞她的地方。

要是她的出生真是一個意外,那麼我只能說,有些意外,其實可以比任何預料中的事情都更有價值。

《我的都敏俊C》

我有我的都敏俊C,但這個人不會像都敏俊一樣,在控制不了的情況下在空氣中消失。

我跟她有這樣一個故事。

那時候我在做拉闊音樂會。每個音樂會都有拜神儀式,煙霧瀰漫之際,我想伸手問身旁的同事拿太陽眼鏡,才伸手,我的都敏俊C就已經將眼鏡送到我手上。一切順利進行,而這件事亦被我遺忘。很多個月之後,我的朋友告訴我她看見這一幕,她說:「她真的很疼你。」那刻我有點慚愧,因為她不提起,我已經忘記了。有很多小事就是這樣子被慢慢遺忘,然後你就開始連身邊的人對你怎樣你也會忘記。我們總是選擇性記得某些章節,然後那些章節就會堆砌成你看待對方的根據。

也許你覺得身邊的人不夠明白你不夠愛你,因為你牢牢記得他們誤解你的時刻。你記著吵架、不快和壓迫,但你偏偏會忘記對方如何成全你。對於這些選擇性記憶,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事就是就是用心去記著人家的好。當朋友提醒我的時候,有很多瞬間都突然間浮現。例如我記得很多時候我去工作,萬一那個場面其實會讓我有點難為,我的都敏俊C就會在遠處緊緊看著我,用眼神很清楚地告訴我她一直在跟我一起。在安排工作的時候,為了讓我輕鬆點不用掛心那麼多,很多不是她份內事的事情她也妥善照顧。這些一切,她從來都不說,不過我知道,而我好好記著。

人說你走運了,一切都順利,我倒覺得,走運,就是得到一些好人在你身邊,而你看得到他們,也懂得感恩。我的都敏俊C,就是經紀人Sandymama。

《針線與翅膀》

朋友人不錯,算有才華,不過他一直有點覺得時不予他。他樂觀,總覺得一天會好。朋友運氣不錯,遇上一個女孩心甘情願地在他身邊,二人非常相愛。每次看見他他都很神氣,近來有一次再看見他,他卻一臉愁容。

「其實我人真的不夠好。」

如此神氣的他說出這樣的說話實在叫我愕然:「為什麼呢?」
「那天我未婚妻跟我有一段對話,然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一直都沒有得到很好的發展。」
作為認識多年朋友,聽到他這樣說就知道這次他不是玩笑了,我也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你未婚妻說了什麼?」「那天我跟她說我工作的一點不順心,然後她生氣,說我常常都找原因解釋自己做不好的地方。每次說到這些她都會生氣,但這次她卻嘗試花很多耐性慢慢跟我解釋。她淌著淚說,她不是想要對我發脾氣,只是不忍心看見那些小問題好像針線釘在地上讓我一直飛不起來。」我聽完,頓了一頓,一股暖意衝上心頭:「她很愛你,真的。」「我知道。」朋友回答,眼神有了從來都沒有過的謙卑與真誠。

人生有多少次機會可以遇上一個真正能夠讓你明白自己有什麼問題的人?遇上一個你真正愛的人,而她也居然願意這樣愛你,能夠在愛裡面這樣開悟,我不得不跟朋友說,這是他很大很大的福氣。朋友願意借出自己的故事,因為他說有太多人總是不懂珍惜身邊那個如此愛自己的人,他想藉此提醒大家。

針線可以釘在地上叫你飛不起,但它也可以為你編織一對最好的翅膀教你飛得高,當個控制針線的人,而一切,就從珍惜和欣賞身邊人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