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四月 2015

《石頭與湖水》

石頭從來沒有渴望可以踏前一步,因為它總是安守在自己的位置。不過當它靜靜看著湖水的時候,有時候它會想像自己可以動一下,也許可以讓不動的湖面泛起一點漣漪。石頭看著自己的時候感覺很安心很溫暖,只是湖水太安心在這種心如止水的狀態,也許會想像石頭掉進來的時候會讓自己心跳一下,不過只是靜靜待著,連自己是否期待也分不清楚。

兩個雖然相聚,但彷彿從來沒有什麼東西要拉它們在一起,直到風雨來臨,將一點湖水濺到石頭上,而風也將石頭的一點風霜吹進湖裡,它們才開始思考彼此的關係是什麼。湖水也許不知道自己是否愛石頭,不過一起這樣待著,感覺比相愛更永恆,這種是否真的是愛它不曉得,也不想追究;石頭知道自己一生也可以不動地看著湖水,有時候湖水將魚拋到石頭身上碰它一下,石頭心會甜,心裡不懂確定這種關係是什麼,但那刻知道自己永遠都心甘情願這樣靜靜待著。

有一種關係就是如此,一生願意就這樣守在大家身邊。你們從來不想說穿究竟這樣是什麼狀態,不過你願意接對方放工,一起笑最無聊的事,不開心的時候你知道要靜下來。是的,這跟一般好朋友都一樣,但唯一的分別是,當對方不再屬於你的時候,你的心會痛。也許你記得,當對方突然告訴你,這陣子有個誰出現在他身邊,那刻你的心空白了,然後理智已經告訴你,你沒有傷心的理由。

一天對方跟另一半吵架了,他來找你,大家回到那種相依的平靜,你終於明白,無論有沒有誰,你們依然也是石頭與湖水。

你們,就是彼此最好的風景。

《第三者》

小時候,當媽媽跟哥哥聊天的時候,我總是喜歡將媽媽的臉別過來我這邊,不讓她只跟哥哥聊天。孩子之間爭寵和互相妒忌,應該是所有有兩個或以上孩子的家庭必然發生的事。我總覺得我是哥哥和媽媽之間的第三者,因為我總是需要花點力(我常常這樣認為,但媽媽總是否認)才可以得到媽媽的注意。

年紀漸漸長大,作為女兒的我當然是跟媽媽比較親近的。哥哥年紀輕輕就衝出這個世界闖蕩,尋找理想的同時也永遠不忘要好好賺錢照顧家人,忙得連跟家人見面的時間也相少了。通常在一段關係中的第三者,總是最好的觀察者。另外兩個人,總是活在一個兩者都不知道是喜還是悲的關係。是喜,因為那種如此深厚,兩者又如此相像,有這樣相知的緣分真的是幾生修到的;是悲,就是因為太相像,所以你會了解對方的決定,同時也看不過眼甚至原諒不到對方的缺點。我會用怨侶來形容媽媽跟哥哥,他們的緊密讓我羨慕,他們會有的糾結也叫我哭笑不得。作為「第三者」,除了小時候才會爭寵之外,長大了我倒學會了珍惜眼前這兩個人的關係。

記得媽媽常常告訴我們,生我們的時候究竟有多痛,我和哥哥都深深記得這件事。當然,聽得多我們也不會再給什麼大反應了。不過今天我選擇再提起這件事,很想借這篇文章感謝這兩個對我來說如此珍貴的人。感謝媽媽數十年(真的是數十年了)前的今天生了哥哥,你們結下了如此深厚的緣分,同時間也一起如此疼愛我這個「第三者」。

林一一,生日快樂。祝你一切順心順意充滿力量。林二上。

林一峰musicbee最後衝刺!!

《永遠的迷》

這陣子在做一個眾籌企劃,想要籌20萬,讓我可以將在《中國好歌曲》的兩首創作收錄成studio錄音版本。這其實算是一個「買樓花」的概念。企劃當中有不同的支持方案給你選擇,詳情可以去音樂蜂的網站瀏覽。

這個計畫推行的過程實在有考驗,因為這個計畫需要長時間的宣傳。我們是獨立公司,資金不多,不能做很大型的宣傳,只能靠人傳人的方式。我們在社交網絡三兩天就上載一些資料,不過也需要大家喜歡這個計畫和幫手一起推廣才行。只是,在社交網站的資料要是不斷重複,其實關注的人就會慢慢減少。一次又發訊息的時候,電腦出現一個提示說有人在轉發我的信息:那個就是我媽。

為了跟孩子貼近得更多,媽媽在社交網絡上面也甚活躍。每逢我們有什麼新鮮事,她就一定會第一時間轉發。她在社交網絡的關注度不高,說實在的,也許沒有太多人會留意到她轉發什麼。就在我在苦惱如何讓多一點人見到這個企劃的當兒,看到她的轉發,我突然很感動。事實上,這個世界真的沒有什麼人一定會永遠幫你的。就算她所能幫的不多,但她也一定會盡她所能去幫。做音樂到現在,我媽都在把持一個位置:就算全世界都不要再聽你們了,我還是會做唯一一個支持者。

我希望很多人可以支持和為我轉發這個企劃,因為我很希望這些歌曲能夠推出,這樣也許我可以為家人帶來更好的生活,但當我媽轉發的時候,本來覺得她的轉發也不會實質幫到什麼宣傳效果的我,突然看到這一個轉發載著多少噸愛。

父母是你永遠的迷,父母的愛,也是個永遠的謎。

音樂蜂企劃請按這裡

只怕不夠時間看你白頭: